我有一个朋友(叶修篇)

心情不好,上来报社

就这样

大概还有个苏沐秋篇,大概


我有一个朋友(叶修篇)

[一]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

脑海中似乎有某个开关被打开了,像是被顽皮的孩子晃了又晃的汽水一样,隐匿于深处的记忆一个又一个迫不及待地涌上水面,将整个容器填得满满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溢出。

然后,那个几乎快被岁月磨糊了线条的笑容也随之慢慢清晰起来。

是的,他是他的朋友。

但也只是朋友罢了。

[二]

几时喜欢上苏沐秋的呢?叶修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看上的那个人哪点一样。

只是知道喜欢他的微笑,喜欢他偶尔的示弱,喜欢他一连正直地维护自己的样子,喜欢他在厨房忙碌时的背影,喜欢他也会有的欠揍和臭屁……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整颗心都像被烙印上了这样的字眼,于是便再也容不下其他的情感。

他一直都记得的,某一次在野外被包围时风尘仆仆赶来的神枪手,某一次被人挑衅围殴时当在自己身前的背影。

[废话,哪有自己兄弟被挑了不来助阵的啊。]

“我说你们,要动他你们可得想好了啊,这货可是我罩着的。”

路边昏暗的灯光下,少年的眼角嚣张地扬起,每一个字都如神枪手那一发发的子弹一样,攻击着敌人,同时敲击在他心上最柔软的地方。

嘴角似乎忍不住地上扬,也许,从那时便喜欢起来了吧。

但那又如何呢?

只是单方面的喜欢罢了。

[三]

虽然在网游里叶修始终都比苏沐秋技术高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始终是苏沐秋罩着叶修这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大少爷的。

“这是我刚认的兄弟,你们可认清楚了,别误伤了啊。”

他刚来到他们家后没几天就被人堵在了墙角,虽然最后因为苏沐秋及时赶到并没受到什么实际的伤害,而在此之后的那个月,几乎每隔几天他就会被苏沐秋拖出去和各种各样的人混脸熟,毕竟他们所居住的那个地方治安实在不怎么样,如果不是苏沐秋叶修能不能活着出去都不知道呢。

苏沐秋每带他见一个人都会这么不厌其烦地重复一遍,一开始他也没觉得这么说有什么问题,直到那个他们时常会去的网吧老板某天开玩笑似地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调侃他是不是怀有什么不轨之心。

“开什么玩笑啊?”苏沐秋的眉微微蹙起,似乎是觉得这样的玩笑冒犯到他了。

“可不是开玩笑啊,以前可没见你对谁那么好过。”那天老板似乎是喝高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苏沐秋小小的情绪,只是一个紧得怂恿道,“喜欢就快些去告白呗,你们这些小年轻就该冲动些。”

苏沐秋没有立刻回话,只是朝叶修那边看了过来。而叶修呢,只是眼睛紧盯着屏幕,脸绷得紧紧的,但耳朵却也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那一句“其实我喜欢你”几乎就在嘴边了,但却被苏沐秋接下来的话提前宣判了死刑。

“别开玩笑。”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将老板的手拍下去,“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是啊,是啊,只是朋友而已。

暗恋的人刚好喜欢你那种事,从来都是骗人的。

[四]

后来他们就很少去那家网吧了,更多的时间宅在家里打荣耀,叶修也曾无意间问过,得到的回答却是“那老板不靠谱,谁知道啥时候就引火烧身了。”

当时的他也没怎么多想,“哦”了一声便兴致勃勃地招呼人去抢野图了,现在回忆起来,也许那一次老板喝醉酒后的玩笑便是不再去那家网吧的导火线也说不定。

后来他们去了另一家网吧,认识了陶轩,决定创建战队。那时其实真正和陶轩谈得来的是苏沐秋,毕竟那两个人都是很现实的家伙,不像叶修。不过在战队真正创办起来之前,叶修和苏沐秋还是靠网络上帮人代打练号维生的,那时他们就连买一根火腿肠都是两个人分着吃的,那种一个人一边打一边抓着根香蕉,结果一回头发现刚剥好皮的香蕉被啃了一半的事也常有发生——大多数时候被服务的人都是叶修,而苏沐秋往往也就佯装愤怒地说上两句,然后便纵容他为所欲为了。

“我说你,就不会自己剥啊?”

“这不手上没空嘛,沐橙那书上咋写的来着?什么有福同享……沐秋大大你要多跟那些个伟人学学啊。”

“有福同享后头还有个有难同当呢,你怎么着就给忘了?还好意思说自己念完了九年义务?”苏沐秋弹了一下叶修,“而且这是别人结拜兄弟干的,你难不成还想跟我结拜啊?”

好啊好啊,就别结拜兄弟了,直接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然后夫妻对拜得了。叶修心里想着,趁机咬了一大口香蕉,含含糊糊地发了几个音节,不说话。倒是苏沐秋翻过来认真打量了一下叶修,摸了摸下巴开口,“算了,结拜兄弟还得同年同月同日死呢,和你结拜我绝对亏了,连死后都没个安宁。”

“说什么呢,等老了谁比谁先死还不定呢。”

“明显就是我会活得比较久好吗?就你这嘲讽脸走出去小心分分钟被套麻袋。”

“呵呵,有空说这个还不如算算你啥时候能把胜率扳回来呢。”

“滚滚滚滚滚,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后还是印了那句古话,那人天妒英才早早地离了世,独留另一个人“祸害遗千年”。

[五]

“喂,阿修,等我回来有话要跟你说。”

“哈?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那天他们刚刚加入战队,苏沐秋刚到家就说晚上要做一顿好吃的庆祝一下,又冲出了门,导致只有叶修一个人一边蹲在电脑前头和一堆公会斗智斗勇一边喝苏沐秋煲着电话粥。他一边夹着电话一边操纵着电脑里的小人pk,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猜啊~”苏沐秋的心情似乎很好,叶修连闭眼都用不着都能想出他脸上满满地笑容。

“该吃药了啊苏大大。”叶修换了一遍听话筒,顺手将屏幕上那个只剩一点血的悲催家伙干掉。他思索了一会儿,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成啊,等你回来我也告诉你个秘密。”

“是吗?那还真期待啊。”

“那就快点回家啊,笨蛋。”

他挂了电话,如释重负地靠在椅背上,心想着等那个人回来就把秘密告诉他。

自己心底最大的秘密。

……

可惜他再也没回来过。

[六]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

烟,徐徐地烧着。

也许正如网上那些天天说着风花雪月的小女生所说的那样,时间可以平复一切的伤痛。如今叶修回想起过去,才发觉自己早已忘却了刚刚得知他死讯时的那份痛彻心扉。但若真是如此,那又有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那份埋葬在心底的爱意却不减反增,那段过去的回忆也始终铭记在心呢。

记忆回转到他们初遇的那个时刻,在那个网吧,那个午后,那个笑着的男孩朝他伸出手,从此,便定了终生。

“我挺喜欢你的,要不要交个朋友。”

“好啊。”

“交”“谈”一字之差,便从此差了一生一世。

他们终究,只是朋友。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

“后来,他死了。”


评论
热度(34)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