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15]

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

这一天的[太宰治]换上了来时的衣服,趴在中原中也办公室的沙发上打着游戏荒废掉了一整天。当然了,除此以外的中午的豪华午餐和贯穿始终的冷嘲热讽是不能少的。

这一天的中原中也则难得的准时下了班。他在时钟连续敲响六次的时候放下了手上那份还没来得及看完的文件,转而站起身,拎起自己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招呼无所事事的[太宰治],“走啦,蠢货。”

[太宰治]从沙发上爬起来,顺手将游戏机塞进沙发缝里“chuya~我是蠢货的话你就是连蠢货都不如的小可怜啦!真的要那么贬低自己吗?”

“欠揍吗?”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取过架子上的帽子带好,“快点跟上。”

“chuya你的帽子真的好丑啊。”

“有力气废话的话等会儿走回去的时候就不要叫累。”

“走回去?!”刚刚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太宰治]瞬间有了倒回去的欲望,“明明有车为什么要走啊?!”

“我乐意。”

“chuya~”

 

他们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到[太宰治]会回去这件事。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件即将发生的事。

 

“对了,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来着?织田……作之助,是吧?”

“BINGO!”[太宰治]愉快地打了个响指,“小矮人不会专门调查过了吧?哇哦~听起来好像我的变态痴汉呢——痛!”

“真是的。”中原中也收回刚刚砸在[太宰治]头上的拳头,活络了一下手腕,“虽然你不知道,但我还是认识他的呢。”

“哎?听起来更加……”

“闭嘴啊!”又是一拳。

[太宰治]哀嚎着抱头满地打滚,中原中也一脸冷漠地看着他作,直到确定这家伙可能真的不打算自己起来了才在叹了口气后勉为其难地弯下腰把他提起来,顺便解释,“我和他在训练场遇到过几次,是个不错的对手,异能也很好用,不能为黑手党所用实在是可惜了。”

[太宰治]抱着头哼哼唧唧不说话。

“侦探社的资料你都看了,那么下面那份关于四年前那件事的资料你也没放过吧?([太宰治]:哪有!)别否认,里面那张照片你都拿走了!织田是在与MIMIC首领对决的时候重伤而亡的,不过就算这么说,实际上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想要把不安分的你赶出去的首领才对。”

“……你要说什么?”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手的[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的眼中有黑色的浪涛翻滚着。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但你是斗不过首领的。”中原中也踮起脚伸手揉了揉[太宰治]的脑袋,“去找那个‘我’帮忙吧。”

“chuya你在说什么啊,那时候你可……”

“那就把我叫回来,不愿意开口的话骗回来也可以,就算把事实告诉我都没关系。”中原中也笑了笑,“我总归是站你这边的呀。”

“……”

中原中也放下手,带头向前继续走去,“嘛,反正如果到时候你还记得这些话的话就这么办吧。”

“等等!什么意思!chuya!”

“走啦,在这样子就把你扔在原地了哦。”

“chuya你解释一下刚刚的话啊!”

 

他们就继续这么向前走着,谈天说地。

“所以chuya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就是突然想到了。”

[太宰治]拉长了语调,“chuya~~~”

“你又不是没看过那样的书,我当初还是在你办公室拿的那书呢!”中原中也瞪了[太宰治]一眼,“回到过去的人忘了在未来发生的事情,历史被修正,该发生的事情继续发生。”

“哎,那本啊!我当初推荐你还嘴硬,没想到最后还是看了嘛。”[太宰治]对于中原中也话中最重要的部分听而不闻,“口是心非的小矮子!”

中原中也翻个白眼,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何况你怎么知道这七天不是你的一场梦,梦醒了之后很快就会忘的吧。”

“不会哦~”[太宰治]摇了摇食指,一本正经道,“那么蠢的小矮人我才不会忘呢!”

“找揍吗你?!”

 

然后在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中原中也家别墅的时候,中原中也带头停下了脚步。

他打开手机翻看了一下,然后又合上了。

“就到这儿吧。”他说。

[太宰治]挑了挑眉,嬉笑道,“不请我去坐坐?”

“前几天坐的还不够啊。”中原中也捶了[太宰治]一下,“你还想见某些人?”

“哎——明明前两天小矮子还放我和他去见面了的!”

“我现在也可以放你去啊?”中原中也冷笑,“你想见?”

[太宰治]瞬间就虚了,“……不想。”

但他仍是不甘心,于是拽着中原中也的手臂来回晃,小女生似得撒娇——也难为他这么恶心别人外加恶心自己了,“小矮子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

“哈?我能说什么啊?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恶意溢出来了哦!我的梦想明明是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小矮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诅咒我!”

“啊——那就祝你早死早超生好了。”

“chuya果然是好人呐~”[太宰治]完美表现一秒变脸,却还是揪着中原中也的手臂不放,“还有呢?”

“你还要有什么啊?!”

被吼了的[太宰治]委屈的撇撇嘴,“chuya好凶~”他松开中原中也的手臂,转而绕到对方面前,然后整个抱住。他吻了吻中原中也的耳垂,诱惑道,“chuya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吗?明明如果是chuya开口的话,无论让我干什么我都会答应呢,就算永远留在黑手党也没~问~题~”

中原中也沉默了片刻,推开了[太宰治]。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敲出一根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火后深深吸上一口,再徐徐地吐出。整个过程[太宰治]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安静地等待着。

然后当烟燃到三分之一处时,中原中也终于开口了。

他将烟扔到地上,踩灭了最后一点火花,看向了[太宰治]。

“有些话,你大概是没机会听到了,所以就由我来转达好了。”他说道,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太宰治]心里一颤,下意识地就想开口制止,张开的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说过,只要置身于暴力与流血的世界中,说不定就能寻得活下去的理由……找不到的啊,你自己也应该明白的,无论你是在杀人的一边,还是会被人搭救的一边,总会有超乎你预料的事情发生,能填补你心中孤独的东西,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你会永远彷徨于黑暗之中。’”

 

冥冥中,似乎有另一个人的身影与面前的中原中也重合在了一起。

有什么穿越了时间与空间,仿若命中注定一般地重新出现于[太宰治]的面前。

 

“‘如果待在哪边都一样的话,就去成为好人吧。拯救弱小,保护孤儿,无论正义还是邪恶对你而言都没差不是吗?那样子……会多少好那么一点。’”

 

中原中也话音落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人说话,直到[太宰治]颤颤巍巍地开了口,“这是……”

“织田作之助的遗言,”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他是你的朋友不是吗?‘去成为救人的那一边。’这是他对你的,最后的遗愿。”

“……”

“当初你走后没多久,首领就说着‘一个死人的话就让太宰治轻轻松松叛逃了,你们认识多年果然一直都是认真的想要弄死对方啊’这样的话把他对你说的那最后一段话的录音给我放了一遍,大概是想挑拨离间吧——不过我们这种关系也没什么好挑拨离间的。”中原中也拉了拉帽檐,语调轻快起来,“嘛,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寻得救赎什么的都和我无关,但说句不大好的,虽然失去一个对手很遗憾,但我倒挺高兴织田死了的。他不死,你就听不到这段话,也就不会叛逃,也就成为不了现在的你。”

中原中也上前一步,踮起了脚尖。

[太宰治]愣住了。

双黑之间曾经接过太多太多的吻,但从第一次开始,他们的每一个吻都是唇枪舌战,无论谁都不肯认输,都想占据主导位置,他们如两头野兽般彼此撕咬着、缠斗着,最后双双落入情欲的深渊。

而这一次,唯一的一次,中原中也不过轻轻地将嘴唇贴上了他的,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平和的姿态轻吻他。

高傲的野兽此刻终于低下了头颅,从容地宣布了自己的败北,对象却不是他一直以来的对手。

中原中也的胳膊环上了[太宰治]的脖颈,而[太宰治]伸手搂住了中原中也的腰。

即便一吻结束,他们也仍旧没有放开彼此。

 “去成为救人的那一边吧。”

中原中也的声音落在了[太宰治]的耳中,而他的项链落在了[太宰治]的脖颈上。

 

“去成为更好的那个你吧。”

他退开一步,[太宰治]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抓到。

[太宰治]在一点点地消失。

但中原中也仍是笑,笑得很好看很好看。

他的唇开开合合,然而[太宰治]却已经看不见了。

 

“虽然那再也不是我爱的你了。”

这是[太宰治]的意识陷入黑暗之前,听见的,最后的话语。

 

 

 

 

 

 

 

 

 

一阵风吹过,中原中也打了个哆嗦,拉了拉身上的外套。

“梦该醒了。”他喃喃道,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然后他抬起头,看见了远处灯光下的人影。

那人的胸前,漂亮的蓝宝石闪闪发光。

他望着那个穿着沙色风衣的人,那个穿着沙色风衣的人也在望着他。

“你一直到知道。”

“……”

有人苦笑了两声,不甘地问道,“多久以前开始的。”

“十六岁吧。”他回答,又很快闭上了嘴——冷风灌进嘴里的感受可一点都不好。

他没有再说话,那人也没有,只有喧嚣的风依旧在刮着。

真冷啊。他想着,决定早点回家洗个热水澡。

他同那人擦肩,然后被抓住了手臂,有谁的声音被过于沉重的感情压得很低很低,几乎都要听不清。

“……对不起。”

他摇了摇头,只温柔地用刚刚好的力度甩开了对方的手,继续向前走去,“没什么好道歉的。”

 

说到底答案根本没有谁对谁错。

若说他足够爱他,便不会一声不吭一个人走。若说他不够爱他,那现在的泪又在为谁流。

若说他足够爱他,那当初便会抛下一切和他走。若说他不够爱他,那那夜的酒不醉人人自醉又有什么缘由。

所谓的我知道你不会走,所谓的一定要有一个留,自己心里明白,那统统不过是借口。

硬要说来,不过是年少不知情有多深、爱有多重。

谁也不知道当初若开了那口,又会引发怎样的因果。

终究最后阴差又阳错,他没有开口,他没有跟他走。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可如今,他们都再不是少年了。

 

“太宰。”

“嗯?”

“别哭了。”

“……好。”

 

他仍是没有回头。

 

—FIN—

 

 

 

 

 

 

完结撒花。

 

正文就到这里结束啦,就像我之前提到的那样,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没有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他们未来还会不会在一起;而[太宰治]回了自己的世界后,他是否仍会记得这七天也全由各位看官自己判断。可以当做他忘了,一切过后只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条项链,后来把上头的宝石放在了自己的领带上;也可以当做他记着,那么太宰治最后领带上的宝石就不过是个巧合。

至于[太宰治]是怎么回去的,关键是‘能够让人见到心爱之人’的项链,戴上项链的他自然是回到了他的‘心爱之人’——也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中原中也身边。

 

这个结局是很早以前就想好的,我用手机码最后中也和太宰这段的时候还忍不住哭了呢。事实上写这篇文最初就只是为了写中也最后对[太宰治]的那一句“成为更好的你吧,虽然那再也不是我爱的你了。”我始终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放手。

我曾经看过一篇双黑文,短篇,想不起来谁写的了。它是用中原中也的口吻写的,说太宰治就像一阵狂风,不请自来,又突然离开,只留下满地狼藉。

我很喜欢这个比喻。如果把太宰治比作风的话,那么本文中的[太宰治]就是将满地狼藉收拾好后的中原中也的一场梦,一场过于绮丽的清醒梦。他很清楚地明白这是梦,也很清楚地明白梦都是会醒的。但是既然是梦,那么本质上其实还是一个他内心的映射,中原中也对太宰治已经无爱无恨,但曾经陪他走过漫长岁月的[太宰治]却是他心头永远的白月光朱砂痣——哇塞,用这两个词形容[太宰治]真的好恶心!

 

本文标题是“少年不识爱恨”,其实是我临到开文才决定的。

一来是因为后一句“一生最心动”和我心目中的双黑很搭,即便文中那个中原中也现在已经不再喜欢太宰治了,但他也不可能再去像喜欢曾经的太宰治那样地去喜欢别人了,毕竟再也不会有人和他那么亲密无间,而他也已经永远失去了全身心投入地爱一个人的能力了。用尽全力爱过之后,他累了,而当疲惫都消散不见后,他长大了,不再是少年了,可偏偏那种冲动至极却令人心动不已的即便与全世界对抗也要爱你的能力却只有少年才有。

二来则是因为“少年不识爱恨”正是本文中太宰治与中原中也阴差阳错的源头,太宰治看透一切,却没能看透自己,他不信自己会爱上中原中也,也不信中原中也愿意为他抛下港口黑手党。中原中也知晓一切,却因少年意气没有说出口。

 

关于后续,说实在的之后我就要忙起来了,毕竟期中考砸了,被训惨了,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写长篇,不过这篇其实也不长,顶多算个中篇吧……事实上本来打算一天一章长假七天搞定的没想到最后越写越长……扯远了。能确定的是会有一篇番外,关于回去后的[太宰治]的,还有什么想看的也可以和我说。以后估摸着就写写短篇,脑子里现在有三个,关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过去的,可以看做和这篇文有关,也可以看做无关,其实都是一条线上上的,就是一些细节塞不进来而已。

其实除此以外还有两个不大正常所以不大敢写的脑洞。一个是ABO的双黑短篇,可能带车,ALPHA宰单箭头BETA中,一个我把你当炮友你却想和我谈恋爱的故事。(其实OMEGA宰和BETA中好像也蛮带感的,拼命勾引想要日久生情的太宰治和出于义务帮忙处理发情期、走肾不走心的中也什么的……毕竟只要是中也的cp其实我都吃来着,只不过比较偏好双黑,而中太又老是虐中,而且还要扯上织太,所以才看太中比较多……)

另一个是全员单箭头中也的脑洞,同样短篇……中也那么好,好想让他被全世界宠爱_(:з」∠)_

至于这篇,其实脑子里还有个后续的构思,是关于“因为不小心当了电灯泡所以被[太宰治]踹过来的[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遇上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故事。不过要写大概也得等到寒假……甚至明年暑假。

 

顺便问一句,有什么中原中也个人的可以发花(shen)痴(jing)的群吗?其实也想加双黑的,但我又怕自己控制不住想要揍宰的心情……我可是       经常会有“   为了中也小天使不受委屈干脆把太宰治那个人渣干掉吧”的危险想法的人啊【和善的微笑】。

 

总之,就这样啦,感谢大家一直陪我到现在,非常感谢。

评论(57)
热度(296)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