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13]

与此同时,港黑会议室。

“会议就到这里,大家都散了吧……啊,对了,中也留一下!”

例会后,被森鸥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留了下来,外加收到红叶大姐有空去找她一下的短信的中原中也内心扶额,然后默默划掉了自己原本整个上午的行程。

太遗憾了。

这么想着的中原中也,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首领,有什么吩咐?”

“嗯——我昨天收到一张很有意思的照片,还希望中也君能够帮忙解释一下呢。”

这么说着,森鸥外将自己面前的笔记本转了个方向,面向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一点都不意外森鸥外会有自己和[太宰治]出游的照片,毕竟那游乐场本来就是黑手党的地盘,何况昨天闹出来的动静虽说不大不小但毕竟扯上了武装侦探社,那么报告就一定会被交到首领的桌面上。虽说穿女装被拍了照片有点不爽……算了,反正首领跟着红叶大姐从小到大也不知道看过自己多少女装了。

于是他只是扫了一眼电脑屏幕,然后无比冷静地抬头看向森鸥外,“怎么了?”

森鸥外依旧是笑眯眯的,“不解释一下吗?关于你这位可爱的小朋友。”

啊,果然……

内心的小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愉快地选择了全部摊牌。

“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十八岁的太宰治,刚刚成为干部不久,五天前的正午由于我在六天前的那场拍卖会上买下的那条项链来到这个世界,傍晚时分被我在我居住的别墅捡到。之后的四天内都一直待在我的身边,包括现在也正在我的办公室中,首领需要的话可以随时传唤他。”

相较于那些自己推测得已经七七八八了的真相,反倒是中原中也过度地坦诚让森鸥外惊讶了一下,“中也君交代得还是意外的痛快啊。”

“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首领你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不是吗?”中原中也耸耸肩,顺便小小地拍了个马屁,“我从小到大都没斗赢过太宰那家伙,就更不要提作为他的教导者的您了。”

森鸥外勾了勾嘴角,没说什么,但看起来心情不错,“那你那位小朋友打算呆多久呢?”

“后天就走。”

“看来已经有回去的办法了?真遗憾呢,本来还想说如果要帮忙的话随便开口的。”

“是的,但还是谢过您的好意了。”

森鸥外对此不置可否,转而换了一个话题,“把项链给我看看中也不会有意见吧?”

“当然。”

中原中也解下脖子上的项链,双手递过去。

项链上的蓝宝石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迷人的光彩,但对于黑手党首领而言也就不过如此罢了。森鸥外把玩了片刻便兴致缺缺地放下了,“我有在想让太宰治回来哦,中也对此怎么看。”他将项链推回到中原中也面前,看着中原中也重新戴上,“你也应该很想再让‘双黑’之名响彻整个日本吧?”

中也无所谓地笑笑,低垂下眉眼,“首领说笑了,现在人虎和芥川那两小子不也做的不错吗?何况太宰那家伙可不会那么简单地投降。”

“我问的是你的态度哦,中也君?”

这种问话还真是熟悉……不愧是教出太宰的男人啊。

思维下意识地打了个岔,这使得中原中也的回答慢了一拍。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他干脆便深吸一口气,有些失礼地抬起头直视森鸥外的眼睛——他总是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别人,尤其是某些人相信他的话,“……双黑已经是过去式了,就算他回来,双黑也已经不存在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像过去那样再信任他了。”

何况他也并没有撒谎。

森鸥外“哦”了一声,仍是不肯轻易放过中原中也,“那让你和太宰真正对上怎么样?你真的能下手杀死他吗?”

这一次,中原中也回答地很迅速。

“我不想杀他。”

“如果必须杀呢?”

“那请不要来找我。”中原中也顿了顿,“不,不仅不要来找我,不要让我在场,不要让我得知任何消息……把我外派吧,越远越好。”

森鸥外有些意外地看了中原中也一眼,“哦,怎么说?”

中原中也耸耸肩,“我怕我会忍不住插手,而且,首领你知道的,我在太宰面前从来藏不住秘密。”

森鸥外打量了中原中也片刻,忽然感慨道,“中也君对太宰还真是情根深种呢。”

“言过了,首领。那不过是对于过去的一些留恋而已。”中原中也笑了笑,柔和了眉眼,嘴中吐出的话语却残忍无比,“毕竟我喜欢的那个人,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他的脖颈上,落在衣服外面的蓝宝石闪闪发光。

 

“对了,中也。”

“是的,首领?”

森鸥外像是刚刚才想起这件事那样,看似随意地摁了一下键盘上的某个键,于是电脑屏幕上的照片便切换成了另一张。“你之前有一点说错了,现在那个太宰可不在你的办公室噢,你出门没多久他就翻窗离开了。对了,要不要猜猜他现在在哪里?”

这回中原中也终于还是忍不住黑了脸。

照片上,某个一身黑还缠满绷带仿佛在cosplay木乃伊的家伙正翻窗而出。

啧,蠢货……

中原中也内心咒骂一声,说出口的话语也变得有些咬牙切齿,“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吗?未必。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无论与谁而言,都不重要了。

直到中原中也走出会议室的大门,都还能听见后头的吵闹声。

“中也果然无论过几年都斗不过太宰呢,你说呢,爱丽丝?”

“林太郎笑得好恶心,不理你了!”

“爱丽丝,不要啊——”

一抹微笑攀上了中原中也的嘴角,他拉了拉帽子,脚步轻盈地向前走去。

然后——

“中原先生,红叶大姐请您去一趟。”

 

于是。红叶大姐办公室。

“……所以说红叶大姐你对我是由多不放心啊,居然还叫人专门到会议室门口守着。难道是觉得我会逃吗?”

“这可说不好啊。”红叶大姐气定神闲地端起茶杯嘬了一口,“你不会跑吗?”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理直气壮起来,“……当然不会!”

红叶大姐:盯——

“好吧……大概会的,吧?”中原中也眼神躲闪着,然后委屈地嚷嚷道,“大姐你以前都不会这么对我的!”

“你以前也都不会对我说谎的。”杯盏摔在桌面上发出“砰”的一声,些许的茶水溅了出来,但尾崎红叶却置若罔闻,“解释一下吧,昨天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她声音冷得吓人。

但中原中也是谁啊,尾崎红叶亲手带大的孩子,从八岁开始就在她手下讨生活的人儿,怎么可能不知道红叶什么时候是真生气,又什么时候是纯唬人的。

于是他只是将双手举至耳侧,作出一副投降的样子,嬉皮笑脸道,“大姐不是认识的吗?十八岁的太宰治呀。”

红叶大姐气极反笑,“和我装什么装,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太宰治了的吗?”

“哎?我说过吗?”中原中也眨眨眼,卖了个萌,“大姐记错了吧?”

“小滑头。”红叶大姐算是看出来中原中也蒙混过关的心思了,于是便只笑骂了一句,就将事儿轻轻揭了过去,“你接下来打算怎么样?”

中原中也撇撇嘴,“无所谓啦,反正他后天就走了。”

“你知道送他回去的办法?”

“如果是别人的话的确会有些棘手,但太宰……小菜一碟。”

红叶大姐沉默了一下,中原中也办事她是放心的,他说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特别是牵扯到太宰治的时候,中原中也从来没有出过错。只是……

“到时候你真的舍得放他走吗?”

中原中也依旧是笑,“没什么不舍得的,大姐。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那如果他没有说呢,你还会放他走吗?”红叶大姐追问道。说实在的,相较于终究会离开的[太宰治],她更想知道的是中原中也的态度,四年前的事仿佛还历历在目,她知道中原中也走出来了,但也怕他再一次陷进去。

“……我必须放他走。我当初就给了他上限,他最多在这个世界留十天,你知道为什么吗,大姐?”中原中也收敛了神色,低下头去拨弄自己面前那杯茶里的茶叶,“我最多在首领眼皮底下藏他五天,之后首领还能忍五天。但十天之后他若再不走,首领的心思就活络了,到时候要么他留下,要么侦探社的那个回来。”

“你不想太宰回来吗?”

“一开始是想的,后来无所谓了,现在……大姐,你真应该去看看太宰治现在的样子。”中原中也耸耸肩,又一次轻快地笑了,“我曾经在街上撞见过,他和那群社员一起打打闹闹的,笑得很开心,我都快认不出来他了。大姐,你知道吗?我都快认不出来那是我曾经的搭档了,那个我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把他拴在身边就怕他又一个想不开的搭档了。”

“……”

“他现在生活得挺好的,我也过得不错,那么就这么一直过下去吧,就当我这个老搭档最后帮他的一个小忙了。”

中原中也的眼睛闪闪发着光,明明是同晴天一样的蓝,此刻里头却好似藏着黑夜的万千星辰。

红叶大姐在察言观色上比不上森鸥外或是太宰治那样的妖孽,却也不差,何况中原中也是她看大的孩子,就算近年来身上渐渐有了来自另一个人的她看不透的色彩,但她还是明白了中原中也的想法,并放下了心。

只是……

“我还是不明白。”

“什么?”

“从小你就护着太宰,他闯了祸你帮着他背黑锅,他熬个夜你帮着一起批文件,就连出任务你也都冲在最前头,惯得他体术越来越差。”红叶大姐皱了皱眉,终于说出了让她已经困惑许久的问题,“为什么呢,中也,你为什么一直惯着太宰呢?”

中原中也却只是笑。“大姐,你说错了。不是我惯着太宰,是太宰惯着我才对。”见红叶大姐仍是一脸不解,他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你还记得四年前的我是什么样的吗?”

回想起曾经的小少年,尾崎红叶不由放柔了声线,“当然,你从小就很优秀。”

对此,中原中也却只摆了摆手。

“大姐,你不用包庇我。”他说,“四年前的我有多糟糕我自己知道——脾气暴躁,什么都摆在脸上,谎也撒不好,也就战斗力和文件处理能力能看,除此以外连最基本的审讯技巧都不会,更不要提察言观色或者和别人勾心斗角了……我现在想想都不知道自己当初那么愚蠢是怎么在黑手党里活下来的了,这些都是太宰治惯出来的啊。”

说到这儿,中原中也忍不住弯了眉眼,“最累的活他当然都扔给我,但他手上的却都是最脏的那些。所有的地下世界最黑暗的东西他都不会让我有一丁点的机会去触碰,反而一边嘲笑着我天真一边竭尽全力地想要让我继续天真下去。”

红叶大姐脸上出现了些许可以称作愧怍的表情,“对不起,是我当初……”

“大姐你没必要道歉的。一直以来,我拥有的都是整个黑手党最幸福的童年,虽然现在回头看看感觉很傻很可笑,但那时的我确确实实快乐的。”中原中也打断了红叶大姐的话,只是依旧自顾自地说道,说给红叶听,也是说给自己听,“相较于那样的过去,我现在想要回报太宰治的那些,又算得上什么呢?”

至此,红叶算是彻底地明白了,明白了中原中也从小到大诸多反常举动的原因,也明白了为何自己费尽心思也只能让中原中也不去爱,却做不到斩断那份羁绊。

太宰治之于中原中也,绝非仅仅一个爱过的人而已。

于是她不再说什么,只是提醒道,“如果首领真的动了心思的话,你要小心。”

“我知道的,毕竟太宰治有把柄握在首领手里,虽然首领现在并没有意识到的样子。”

尾崎红叶想起了什么,“你是指……首领知道了吗?”

“知不知道不重要,至少首领知道,无论如何,我不会成为他手中对付太宰治的利刃。”中原中也一本正经地说完前半句,然后突然孩子气地叫起来,“而且我指的不是这件事啦,是其他的事!”

“是吗?”红叶沉吟片刻,“你心里有数就好。”

“没有数啦大姐~”中原中也撒娇道,“首领要用那个把柄就一定会牵扯到我,但我的脑子大姐你也知道的,所以回头还是要大姐多多关照啦。”

红叶很铁不成钢地敲了敲中也的脑门,“小兔崽子,你倒很笃定我会答应你啊。”

中也捂着脑门撅了噘嘴,小小声道,“因为大姐最喜欢我了嘛,一定不会看着我被利用的。”

“你可真是……”红叶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真是和太宰越来越像了啊,尤其是在算计人心的时候。”

“有吗?那可真是太糟糕了!我才不要和一条青花鱼像呢!”

“别贫嘴,快点老实交代,太宰在首领那边的那个把柄是什么?”

“哦,那个啊,就是……”

 

等到中原中也回到办公室时,[太宰治]已经恭候多时了,具体恭候多久了呢,反正中原中也刚推开门迎接他的就是[太宰治]铺天盖地的哀嚎。

“小矮人你太~太~太~太~太~~慢啦!我都快要饿死啦!!!”

“饿死你拉倒。”

虽然这么说着,但一份还热乎着的外卖却从天而降般地砸在了正横在沙发上打游戏机的[太宰治]身上。

同时直接导致了游戏的GAMEOVER。

不过[太宰治]对此并不十分在意,他只是翻了个身从沙发上坐起,然后在打开外卖盒的同时发出了小小的欢呼,“万岁,蟹肉面!”

中原中也翻个白眼,拎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外卖——内容当然和[太宰治]的那份不一样,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

他打开饭盒,开始对付自己的午饭。

然后他就像他平日里在食堂里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吃饭时那样,平平淡淡地开了口:

“和侦探社那个太宰交流的怎么样?”

—TBC—

 

 

 

 

本章是真的超超超长了,因为中间找不到断的点。

大致解释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的原因。中原中也无论是和森鸥外还是和红叶大姐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只除了听说[太宰治]出逃时的气恼是装的以及那句“不知道”是假的。

红叶大姐说中原中也越来越像太宰治了。这是实话,毕竟是曾经刻骨铭心爱过的人,那么即便他走了,留下的印记也改不掉了。但是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又是不同的,相较于阴谋诡计,他更擅长阳谋,包括这段里他和红叶大姐之间一样。他摊了所有的牌,摆明了就是来算计你的,就看你让不让我算计,或者说帮不帮我。其实这点我在前面一直都有意识地想表达出来,但是我自己也知道不明显,因为中原中也单独出场也就本章和之前一些零零落落的地方,而他在[太宰治]面前却总是乐得做回原本的中原中也,毕竟他也只能在[太宰治]面前去做回那个曾经的自己了。

 

对于双黑的关系,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是双向的。从原著中就不难看出,他们两人都有很大的性格缺陷,太宰治就不说了,那种天天寻死觅活的性子本就是要人看着的,而中原中也——说实在的,他真的是黑手党吗?怎么看都只是个阳光下成长的三好少年啊。很多文,包括本文中都说中原中也宠太宰治,但太宰治又何尝不宠中原中也呢?若非如此中原中也也成不了现在的样子,也不会对太宰治这般掏心掏肺。或许前者还可以说是中原中也天性如此(当然这本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后者……中原中也那么骄傲,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把心交给另一个人,他又不贱。

 

本文快完结了,大概也就两章左右了,毕竟就像文中说的,还有两天[太宰治]就要回去了,嗯……有谁记得这个时限是与前文的哪里照应的吗?应该还蛮明显的吧?

 

评论(13)
热度(175)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