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14]

完美的一天。

第六天的[太宰治]洗了一个清清爽爽的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内心一边如此感慨着,一边顺手拿过放在桌上的水果刀,迎着外头漂亮的晚霞对着自己的手腕笔画。

由于存在已经暴露,今天中也就放了[太宰治]一个人外出浪,于是[太宰治]就真的很浪地一边保持与中原中也的通话一边把整个横滨都翻了个遍,当然同时也把中原中也的卡刷了个爆。但若是如此这一天顶多算得上美好,而非完美。除此以外,他还亲自考察了未来横滨的各个自杀地点,并且在最后选择了他最满意的一条河来入水——

然后成功地被中原中也救了起来。

这次终于没外人打扰了,可喜可贺。

侦探社内的中岛敦:“啊嚏——”

总而言之,今天真是完美的一天,所以现在,[太宰治]怀抱着满满的幸福感准备让时间永远地停在这一刻。

可惜——

“太宰治!过来陪我喝酒!”

“小矮人你好烦啊!”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太宰治]还是放下了刀,蹦蹦跳跳地朝中原中也所在的客厅走去。

嗯,就活到和chuya喝完酒之后好了。

看到中原中也直接取出了位于酒柜第二层的酒的太宰治在内心默默为自己刚做出的决定点了个赞。

“哇塞,大手笔哎!chuya你终于意识到我有多重要了对不对!”[太宰治]坐在桌前,惊叹的看着被中原中也拎在手上的酒,“难得chuya那么上道!我就不计较是我最讨厌的葡萄酒了!”

中原中也翻个白眼,下意识地就想把手里的东西砸过去——当然还是没有砸,这瓶酒可不是能随便砸的,现在市面上都买不到了,“滚你的,谁说这酒是给你喝的了!”

“哎~chuya不给我喝的话我可是会……清酒!”[太宰治]欢欢喜喜地将自己从橱柜里飘到他面前的另一瓶酒抱在了怀里,“真难得,小矮子不是最讨厌清酒了吗?难道……”

“想多了,不是卖给你的。”

听到这话[太宰治]瞬间就拉下了脸,万分嫌弃地看着怀里的酒,“所以是卖给那个我的?好讨厌……”

“那你倒是把手松开啊!”

“不要!”

“真是的,怎么可能是给那个人的啊……我都四年没和他一起喝酒了。”中原中也有些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在自己家里当然是不戴帽子的,“本来是用来送人的,现在么,就先让你糟蹋了好了。”

说话间,他将两个高脚杯放在了桌上。

“用玻璃杯喝清酒?”[太宰治]鼓了鼓腮帮子,故作大度地挥了挥手,“好吧,我就不为难一个没脑子的蛞蝓啦。”

“……爱喝不喝!”

[太宰治]“切”了一声,不说话了。

中原中也哼了一声,伸手拎过一个杯子,开始朝里面倒酒,然后就是堪称专业的品酒手法——从小就对各种酒类(太宰治最喜欢的清酒除外!)尤其是红酒痴迷不已的中原中也甚至还专门为此“拜师学艺”过,至于当时嘲笑他的太宰治,那种当然会被揍得半死的人就不要在意啦。

不过他好好品的也就第一杯而已。

一杯酒下肚,之前再多的不开心现在也开心了,何况本来就没什么不开心。

于是中原中也举起第二杯酒,笑的明媚,“决定了!今天不醉不归!”

“……”有点被闪到的[太宰治]默默移开视线,嘴上还要不服输地吐槽,“就在家里喝酒,不醉不归你个头啊。”

“好吵啊你!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就应该和立原他们在酒吧喝酒的!”中原中也撇撇嘴,装腔作势地大声抱怨着,“上周就因为你推掉了,结果这周也是!”

“哦哦哦,那还真是抱歉啊。”[太宰治]毫无诚意地道着歉,“喝醉酒的小矮人,啧啧啧,听起来就很恐怖。还真是难为了立原他们啊。”

“哈?”

“喝酒啦喝酒!小矮人你不是每回喝酒都要喝到醉的吗?然后就超~麻~烦~的!”

“不,不是这个……”中原中也端着酒杯斜眼看向[太宰治],“我在你心中到底什么形象啊,居然觉得我会在立原他们面前醉酒?”

什么形象……

[太宰治]眨眨眼,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是没脑子的小矮子啦!”

“……”中原中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再一次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理睬[太宰治]是一种多么愚蠢的行为以及自己在[太宰治]面前总是热衷于犯傻的现实,“在别人面前喝醉……我又不是你,还是很惜命的!”

“哎~看不出来——”[太宰治摸了摸鼻子,突然亮了眼,“所以说,中也就在我一个人面前喝醉过吗?”

“是是是,满意了吧?”就冲着[太宰治]现在的这幅傻样,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就可以乐呵上许久,“就在你面前喝醉过,就信任过你一个人,就喜欢过你一个人。”

猝不及防地被告白了的[太宰治]:……

但[太宰治]谁呀,几乎是瞬间就掩饰住了内心的波涛汹涌,他张了张嘴,却下意识地问出一句,“那那个‘我’呢?”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下,将杯中物一饮而尽,“……我没资格了。”

无论是醉酒还是信任还是喜欢,他都没资格了。

 

中原中也曾经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他应该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

不同于儿时天马行空的想象,18岁的他是真的很认真很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在港口黑手党俄罗斯分部的禁闭室内。

彼时距离太宰治叛逃尚且未过多久,尽管首领和红叶大姐极力阻拦,但消息终究还是被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回过神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回去,去揪着那个混蛋的领子问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至于这么做的后果,当时大脑一片混乱的他是没心思去细究了。他一路横冲直撞地来到停机坪,最后却还是没能赶回去,毕竟他可以对任何人动粗,却永远不能和红叶大姐有任何武力冲突。红叶大姐在一番争吵后将已经魔怔了的他敲晕扔回了分部的禁闭室。

这一关,就是三天。

那三天里他想的太多了,以至于到最后他走出那扇铁门时,就连红叶大姐都快不认识这个由她亲手抚养长大的少年了。

“我不能喜欢太宰治了。”他宣布道,“无论他有什么苦衷,他都叛逃了。而我是不能去喜欢一个叛徒的,除非我离开港口黑手党。”

当时的他,给了自己两个选项。

他不会离开港口黑手党,毕竟这里是他的家,他做不到像太宰治那么果断与绝情。所以他要么继续装疯卖傻,在下一次相遇的时候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同太宰治相处;要么就得从此把那个人从他的世界里彻底驱逐出去,不思不念也不爱。

他选择了后者。

何必呢,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

他们都知道的啊,回不到过去了。

 

“……所以呀,别生那个家伙的气了,毕竟双黑已经不存在了,那么所谓的‘新双黑’也就别和小朋友斤斤计较了。”中原中也微笑着如此说道。

而[太宰治]却笑不出来。

他闭了闭眼,说出口的话语有些干巴巴的,“侦探社的那个‘我’……喜欢你。”

出乎意料地,中原中也对此不过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

“……你知道?”

面对[太宰治]狐疑地目光,中原中也噗嗤一声笑开了怀,“太宰呀太宰,虽然我不大在你眼前动脑,但你也别把我当傻子了。他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嘛,连同对方的习惯和呼吸都了如指掌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啊。”

他拿起酒瓶,往杯子里倒酒,“虽然很想让你劝劝他别再喜欢我了,但估摸着没有用,就没说。说实在的,你以后如果选了和他一样的路,还是趁能放下的时候放下吧。等首领知道了,即便我不帮他,他也有的是办法用这个来玩死你。”他端起酒杯,突然嗤笑了一声,“当然你不叛逃是最好了,如果叛逃了……也就我不帮着首领对付你,不然你早该干嘛干嘛去了。”

“听起来很可怕的样子。”[太宰治]盯着中原中也看了半响,忽然眯了眯眼,“果然到时候还是带着小矮子一起叛逃吧。”

对此,中原中也不置可否,“你可以试试。”

“那么chuya呢,会跟我走吗?”

中原中也放下了杯子,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回答:“我不该跟你走,只叛逃你一个,和我们两个都叛逃面临的追杀是不一样的,到时候即便是你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而且我们两个都走,很有可能会动摇到港口黑手党的根本,我做不到那么绝情。总得有个人留下收拾烂摊子,顺便做内应保证另一个的天高海阔。”他想起了什么似得,补充道,“你看到我暗柜里的那份侦探社文件了吧?”

“嗯。”

“那是港口黑手党内唯一一份完整的侦探社资料,一旦曝光,侦探社就只有死路一条。”中原中也舔了舔嘴唇,回想起上头包括侦探社包庇前黑手党干部、暗藏背负37条人命的杀人犯、雇佣在担任军医期间有杀害患者嫌疑的医生、连社长都曾经在大战末时期暗杀继续战争派的政治家在内的诸多劣迹的证明,笑了笑,“如果你不走,这份资料也不会到我手里。

“首领是不敢自己拿着这份资料的,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用了——其中原因有很多,我不方便说,明面上是有关一个叫‘三分构想’的计划,暗地里嘛,首领和那位社长过去的爱恨纠葛你有兴趣也可以查查,虽然我觉得你这种首领教出来的人是看不明白的啦……”

[太宰治]不服气打断了中原中也的话,“chuya你小心我和老头子告状!”

“你告啊,看首领帮谁。”中原中也实力冷漠,“总之,首领自己不敢拿着这份资料,也不敢给别人,生怕被泄露或者销毁,所以就交到了我的手上。因为他知道只要你还在侦探社内我就一定会好好看住这份资料,也知道就算不提我对港口黑手党的忠诚,就冲着我绝对不会忍受自己所在的黑手党比你所在的侦探社低一头就一定不会动这份资料。”他低低笑了一声,举起了杯,“嘛,也就这种老狐狸能教出你这样的小狐狸了。”

他意识到自己大约是有些醉了,开始口无遮拦了,却也不想管了。

“所以说,chuya是不会和我走的了?”太宰治向后一倒,靠在椅背上,“真绝情啊,小矮子。”

当问题又一次绕回原点,这回中原中也却只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他说,“我不知道呀,太宰治。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脑子一热就答应了你,就和之前你说要杀中岛敦那时候一样。”他笑得就同那天[太宰治]在他办公室惊鸿一瞥一样,美丽而哀伤。

“但你不是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吗?你不是还是抛下我一个人走了吗?你不是终于……背叛我吗?”中原中也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呢喃道,“我在俄罗斯你联系不上我理解,但我回了横滨,我给了你一个月……算了,说这些干什么呢。”

他的确在从禁闭室出来的时候就决定要放手,但却直到那回到横滨的漫长的一个月结束之后,才真正死了心。

不过这些,现在都没有意义了。

“……对不起。”[太宰治]的声音被压得很低很低,几乎听不见。

但中原中也还是听见了。

他什么也没说,只在看怪物一般看了[太宰治]片刻后,一拳砸上了他的肩膀,“道什么歉啊。有意思吗?喝酒喝酒!”

但中原中也看的清,[太宰治]却不行。

“chuya不喜欢我了啊。”他摇晃着酒杯,有些怅然若失,“所以你们不会复合了?”

“那家伙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一直帮他说话。”中原中也瞥了[太宰治]一眼,“安啦,就当我配不上他好了。嘛,谁配我这种人都是糟蹋了啦。”

“……chuya明明最好了。”

“哇塞,青花鱼居然还会说人话啊。长见识了!”中原中也掂了掂酒瓶,没给[太宰治]继续伤感下去的机会,“去,帮我再拿一瓶过来。”

“小矮人我要收回前言!”

“驳回。”

中原中也趴在椅背上,看着[太宰治]磨磨蹭蹭地走到酒柜前挑挑拣拣,突然就有什么从心头划过,“对了,太宰……”

“什么?”[太宰治]背对中原中也站着,谁也看不到谁的神情,他上下打量了两遍酒柜,突然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chuya!拿那瓶酒啊?”

“……”你觉得我能活多久?

“chuya?”

“不,算了……”中原中也吐出一口浊气,在一句不知到底是说给谁听的话之后提高了音量,“你看着办!”

无论是要说给谁听,反正听到的人只有他一个而已。

很快,[太宰治]拎着同样隶属于酒柜第二层的一瓶罗曼尼回来了,他将酒放在桌上,嘴里嘀咕个不停,“就会欺压我,chuya果然最讨厌了!……对了,chuya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中原中也趴在桌子上,看着[太宰治]开了酒,用酒注满了杯子。

真像在做梦啊。他想,然后吃吃的笑了起来。

于是一句很轻很轻的仿若一根细羽的话语险险地落在了[太宰治]的耳朵里,然后便消散了,就好像它从没存在过那样。

他听见他说:

 

“你会长命百岁的,太宰治。”

 

 

 

 

“别贫嘴,快点老实交代,太宰在首领那边的那个把柄是什么?”

“哦,那个啊,就是……”

中原中也的听上去就好像一个笑话,但那蕴藏在轻佻的话语之后的复杂到无法言明的情感却告诉红叶大姐,他是认真的。

“他喜欢我呀。”

 

—TBC—

 

 

 

 

 

 

这里[太宰治]问的那句“那么chuya呢,会跟我走吗?”其实是和前文那句“我可以杀了他(中岛敦)吗?”呼应的。两个问题的本质都是让中原中也在太宰治和港黑之间做出选择,而中原中也的答案也都是一样的,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但是他也承认自己内心更加想选择另外一个“错误”的选项,至于最后到底怎么选,他自己也不知道。

本章中中原中也其实已经告诉了[太宰治]森鸥外手中可以用来对付太宰治的把柄是什么。中原中也对于太宰治的了解是他能够成为森鸥外手里对付太宰治的利器的资本,然而他并不打算帮着森鸥外制衡太宰治,所以pass,这也是红叶大姐之前那句“你是指……首领知道了吗?”中“……”的内容;而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的爱则是另一个森鸥外握在手里却不自知的把柄,这个把柄即便中原中也不配合,也只能对森鸥外的使用产生阻碍而已。这里其实没写全,因为放在哪里都很突兀,所以放弃了。在设定里,森鸥外之所以意识不到自己手里的这个把柄,其实是犯了和[太宰治]一样的错误。他作为太宰治的老师,是知道太宰治曾经喜欢中原中也这件事的,但对于自己教出的孩子的自信,让他觉得太宰治在权衡利弊之后一定会放弃这段感情,却万万没想到感情从来都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何况太宰治那种性格……

就像双黑的宠是相互的一样,他们之间的了解也是相互的。我始终认为中也被太宰玩得团团转是因为他不愿去想、只全心全意地相信太宰治每一句话,而这一切的基础是他明白太宰治一定不会去碰自己的那根底线。如若说世界上还有一人是能看懂太宰治的话,我想那一定是中原中也。在此方面他甚至优先于江户川乱步和森鸥外。正如太宰治所言,“你的一举一动和那些习惯我可是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不然就不能被称为搭档了,对吧?”,那么中也又何尝不是呢?搭档本来就是一个双向的词,如果太宰治了解中原中也的话,那么中原中也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太宰治的一条狗而已,而不是搭档了。

至于中原中也结尾的那段话……其实并不是出于自卑什么的不可能存在在中原中也身上的想法,也不是在糊弄[太宰治],他只是单纯地抱有一种“反正也活不长就不要连累别人了”这样的想法。

虽然我很喜欢中原中也,但我也必须承认中原中也真的不是一个长命的人。且不提“污浊”这个定时炸弹,他每一次发动“污浊”其实都是对生命的一种透支,而黑手党又是吃青春饭的活。顺带一提三次元的中原中也30岁的时候就因为结核性脑膜炎英年早逝了,而在三次元34岁时因病去世的织田作之助在文豪野犬中只活了23年。

不过说实在的,如果文豪野犬的最后中原中也是因病去世或者真的污浊使用过度致死的话我倒是认了,我真正害怕的是作者让中原中也被愚弄至死。每朵花都是要谢的,我宁愿它在绽放得最灿烂的时候被上帝采摘,也不希望它被人狠狠践踏。

 

顺便一提,我吃双社长来着。_(:з」∠)_

 

还有一章。

 

 

评论(6)
热度(152)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