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12]

第五天。

[太宰治]窝在咖啡店的一隅,蜷缩在玻璃窗与沙发构成的小角落里,捧着有些旧了的游戏机打得兴高采烈。他是如此的专注,以至于对于有人在他对面落座都无动于衷。

太宰治扫了一眼桌面上摆着的咖啡和蛋糕,明白大约又是中原中也付钱。

如果说叫了一块全店最贵的蛋糕还有可能是真的想吃的话,再叫上一杯全店最贵的咖啡就一定是为了多挥霍一点中原中也的钱了。毕竟用中原中也的话来讲,太宰治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甜食爱好者,他对任何苦的东西都像对待狗那样敬而远之。

不过话说回来,[太宰治]出门,除了花中原中也的钱,也没谁的钱能花了。

“搞定!”[太宰治]欢呼一声放下手里的游戏机,然后就好像刚刚才注意到太宰治的存在那样和他打招呼,“哟,来了呀。”他将蛋糕拖到跟前,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这让他后面的话有些含糊,“你的最高成绩真是太没挑战性了,轻轻松松就过了。”

太宰治伸手捞过游戏机,打开后随意翻看了一下,“中也给你的?”

“从老地方拿的。”

“小矮子居然四年没换过沙发啊,真是太逊了。”

[太宰治]咽下蛋糕,用勺敲了敲盘子,“东西呢?”

“那个不急。”太宰治打开[太宰治]刚刚在玩的游戏,噼哩啪啦地开始敲键盘,“不过我可不给别人打白工,交换的东西呢?”

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被推到了太宰治的面前。

“从chuya的暗柜里翻出来的。”[太宰治]晃了晃勺子,“和你们侦探社的资料放在一起呢。”

中也那边居然有侦探社的资料吗……

太宰治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照片,手指一个提速堪堪挽救了游戏里的小人,“就一张照片?”

“如果是平常的话,一张照片当然不够,不过现在……”[太宰治]扬起一个恶劣的假笑,“真没用啊,太宰治,你居然喜欢那个小矮子。”

太宰治翻飞的手指突然一顿,屏幕上出现了大大的“Game Over”字样。

他干脆将游戏机放到一边,开始用有些复杂的目光反复打量啃蛋糕啃得不亦乐乎的[太宰治],然后叹了口气,“你真的是过去的我吗?”

“我也不想是啊,”[太宰治]同样报以幽幽的叹息,“四年后的我品味居然那么差,还请千万要让我在四年内自杀成功啊。”

“你当我想承认四年前的自己有那么蠢吗?”太宰治也很心塞,并决定甩锅,“肯定是被小矮人传染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

“原来如此……”捋清了思绪的[太宰治]将空了的盘子一推,生无可恋地趴在桌子上,“早知道两年前chuya告白的时候就不拒绝他了。”

太宰治表示拒绝回忆这个人生败笔。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开口的。”[太宰治]磨磨蹭蹭地坐起来,握拳给自己打气,“回去后就让小矮子再给我表一次白,就这么愉快的定了!”

“回去?确定日期了吗?”

“后天吧。小矮人还是很守信的……不过难得碰上那么温柔的chuya,如果不吃进口就回去的话也太可惜了。”

太宰治的脸黑了黑,“适可而止吧你。”

“哈?才不要。那么好面子的chuya都愿意为我穿女装了,上次吻他也配合得很,上床什么的大概也只需要一句话吧……”

一把银叉抵上了[太宰治]的咽喉。

没有任何的话语,黑暗的浪涛在太宰治的眼中翻滚着。

“没错,没错,就那么刺下来吧,让我来完成我们两个人一直以来的梦想。”恶魔的低吟在他耳边响起,诱惑他踏入无法回头的深渊,“猜猜看chuya会怎么办?会不会在一怒之下将你送来殉葬呢?死在chuya的手里啊……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尝试一下呢。”

“中也不是你的玩具。”太宰治一字一句地说道,声音低沉得吓人。

“也不是你的。”挑起事端的[太宰治]反应对此却更加剧烈,他冷笑着嘲弄道,“把‘双黑’称号随随便便给出去的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

“超越昔日‘双黑’的新力量哈?真是好大的口气。我承认我在战斗方面拖了chuya的后腿,可能会让他们两个临时凑在一起的小家伙靠异能在武力上胜过我们,但面对这种情况我根本就不会让他们两个有任何合作的机会。挑拨离间也好,阴谋诡计也好,只要还有chuya,打败他们的方法随便想想就有几百种。双黑又不是只有正面应敌这种方式,你到告诉我凭什么自幼就一起长大的我们会输给他们。”

“……”

“叛徒。”

“……什么?”太宰治愣住了。

“我说你就是个叛徒。”

“……我倒不知道过去的我对黑手党那么忠诚。”

“不是黑手党,是‘双黑’。你背叛了‘双黑’,你根本就否认了自己也是‘双黑’中的一员!”[太宰治]将脖子往前送了送,“来吧,杀死我,千万别让我成为你这种人。”

“新双黑……”太宰治的声音有些苦涩,他努力地提了提嘴角,却没有成功,“新双黑的存在,不是为了超越旧双黑。而是因为……

“双黑,已经不存在了。”

 

一片寂静。

“别想了,”片刻后,太宰治收起了叉子,不紧不慢地重新坐下,“我可不会杀你。”

“因为要当一名好人的可笑梦想?我们这种地里的淤泥,生来便是罪恶,就算生活在阳光下也无法改变这一点的啦。那种东西哪有chuya重要。”[太宰治]撇了撇嘴,“就算真的要叛逃,那么也一定要带上chuya才行!”

太宰治:冷漠.jpg

“你觉得中也会跟你走?”

这回沉默的成了[太宰治]。

当然不会,那样重情重义的chuya怎么可能会跟他离开那个作为“家”的黑手党。

“……对了,你知道吗?chuya在你叛逃那天开了瓶酒。”

“叛逃那天?是指在他从俄罗斯回来那天吧,我叛逃那天小矮子可不在横滨呢。”太宰治顺从地跟着换了话题,“小矮子说过,柏图斯是吧?贵的都能吓死人了,不过到也在意料之中。”

“不是柏图斯。”[太宰治]打起精神再一次鄙视了一下太宰治,“越来越没用了,没脑子的蛞蝓居然都能骗到你了。

“他开的,是酒柜最上头的那瓶酒。”

中原中也家的酒柜,遵循着他被红叶大姐培养出来的好习惯,里头的酒都是从上至下,按照价格高低一路排下来的,除了最上层。而最上层却只有一瓶年份不算久远的拉菲,是双黑当初第一次出任务时拿钱买的,直接导致他俩之后一个月只能一边听着森鸥外的讽刺一边啃难吃的标配版食堂菜饭凑合。

“……这样啊。”太宰治苦笑两声,“小矮子还真是绝情呢。”

“chuya已经不喜欢你了。”

“我知道。”太宰治耸耸肩,“如果他还喜欢我的话,你就不会在这儿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波澜不惊,至于内心是否真的如此就无从得知了,“你让我调查的那条项链,经证实,的确有过一段时间曾经传出过‘能让人见到心爱之人’的传言,后来失踪了一段时间,在上周被拍卖,对外说的是买主不详。昨天那个男人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是中也买了这条项链,才来抢的,好像是为了再见一次不久前死去的女友。

“原本的计划是想要用我的命来要挟中也,为此还破坏了我前天的自杀——不过也还好破坏掉了,我可不想和你一起被捞上来。后来又用炸弹和预告函想钓我出来,结果撞上你拉着中也出门,所以才把目光转向了你。”

“有具体的解除方法吗?”

太宰治看了[太宰治]一眼,“没有。”

“这样啊。”[太宰治]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拆了包装扔进嘴里,“要来一块吗?”

“你会给我?”

“当然……不给。这可是我从chuya抽屉里拿的,任何从chuya拿来的东西都不想分给你。”[太宰治]鼓了鼓腮帮子,“顺便一提,chuya的抽屉里到现在都还是只有这一种零食哦。”

不同于太宰治的嗜甜如命,中原中也由于曾经一段把巧克力当饭吃的经历最讨厌的就莫过于巧克力了。所以在过去漫长的为黑手党效力的时间里,太宰治最喜欢的就是把中也办公室抽屉里所有的零食都替换成巧克力,然后看中原中也饿了拉开抽屉时那一副吃了【哔——】的表情。后来中原中也也学乖了,于是那些巧克力就在中原中也抽屉里安了家,偶尔太宰治吃完了,中原中也还会主动帮忙添上。

“……所以你想说什么?”

“你应该放下这段感情。”[太宰治]摊了摊手,“没有任何好处不是吗?就算chuya还给你留着巧克力,他们也已经不属于你了。”

“如果能放下倒好了。”太宰治叹口气,“我也不想喜欢一个没脑子还不喜欢我的小矮人啊。”

[太宰治]“哦”了一声,又兴致勃勃道,“chuya知道你喜欢他吗?赶紧让我有点底,让chuya开窍到底有多难?”

“不知道。”

“我以为你至少和chuya表白过。”

“我说过啊,”太宰治耸耸肩,笑容莫名有些苦涩,“可是他不信啊。

“他已经,不相信我了啊。”

多么嘲讽,太宰治谁都不信,只信中原中也。

可中原中也却告诉他,对不起,我不会再信你了。

“给你个过来人的忠告,”太宰治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别等小矮人自己发现了。等他发现,黄花菜都凉了。”

 

[太宰治]很快就走了,走之前拿着那张明显属于中原中也的副卡结了账。

太宰治一个人坐在原位,拿起了那杯已经凉了的咖啡。

啧,真苦。

他的面前,泛黄的照片上,两个年龄相仿少年笑得欢快。

 

—TBC—

 

 

突然发现上一章最后写错了,游乐场是第四天,这一章才是第五天。

本章中也下线,下章就要轮到[太宰治]和太宰治下线了。

顺便,本文不虐中也,至少我觉得不虐。本文中的中也比起原著更加像是我希望他成为的样子。他的痛苦已经是发生在过去的事了,现在的他学会了放下、明白自己心里想要的东西,并因此刀枪不入。

毕竟我最最最最最喜欢chuya小天使了!

 

文中“超越昔日‘双黑’的新力量”一句是动画版第二季最后一集太宰治亲口说的,漫画里没有,只有一句“需要新的双黑”,我当时看到整个人都气炸了。毕竟一直觉得双黑是由中原中也的力和太宰治的智相互辅助达成的,而新双黑……你觉得他们在动脑上斗得过太宰治?

不过也有“在绝对的力面前智是无效的”这样的话,但是……

中岛敦加入武侦才不到一年,芥川也是十六岁才进入了黑手党,完全看不出来他们有什么资本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面前拥有绝对的力。

所以结论,太宰治根本没有把自己算作“双黑”的一员。

呵。

 

当然了,如果是汉化组翻译错了就再好不过了。

欢迎反驳,毕竟这种想法把我自己也弄得够呛。

 

文豪野犬剧场版的预告出来了,中也换了新衣服,看起来会在剧场版里有不少戏份,但我看完预告片却难过得感觉胃都要揪起来了。chuya不出场,我觉得他委屈,觉得那么好的人不应该被忽视;chuya出场,我更担心,担心他又被太宰戏弄,害怕他会受委屈。就算知道他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甚至已经习惯了,但就是替他感到难过,或者说,真是因为这才感到了加倍的难受。

我和我朋友是这么说的,我特别担心chuya会出事,因为横滨F4里中岛敦是主角,芥川龙之介是中岛敦的搭档,太宰治是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的人生导师兼超人气角色,只有chuya存在感最低,作为一个跳板最好不过,但换个角度chuya也正因为和中岛敦没什么关系,所以影响力不大,这又是他的一个护身符……

 

话说前两天听到一首老歌,有一段歌词和双黑很搭——

你相信吗 这一生遇见你

是上辈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吧 让我爱上你

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

今生就该我还给你

一颗心在风雨里

飘来飘去

都是为你

真的是老歌,估计大多数人都听过,高潮就不放了,有兴趣可以自己查查。

很搭chuya和太宰,然而我并不希望chuya真的同这首歌里唱的一样。

评论(33)
热度(164)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