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10]

“呐,你会和我生气吗,chuya?”

中原中也并没有直面回答这个刁钻的问题。他不过走到[太宰治]身边,淡淡地问上了一句,“你一定要杀他吗?”

[太宰治]也不扭捏,大方地点了点头,“嗯。”

“理由呢?”

“我不喜欢他。”[太宰治]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似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个多么无理取闹的答案,“呐,我可以杀了他吗,chuya?”

中原中也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留着芥川吧,不然首领那边会很难交代的。”

“嘛~既然是chuya说的……好吧。”[太宰治]眼睛转了转,兴致勃勃道,“那我现在可以杀他了吗?”

这回中原中也没再说什么,他只是烦躁得摆了摆手,“随你乐意。”

话音未落,有什么便破空而来,直直的冲[太宰治]背后撞去。

[太宰治]没有回头。

中原中也动了。

一个旋身后,他站在了[太宰治]的背后,然后举起手,拦住了凶器——一个刚刚被人从地上拔起来的路标。

“啧。”

中原中也看着面前气喘吁吁赶来的一众侦探社成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空中开始下起了小雪,散发着绿色荧光的雪。

中原中也知道,这是侦探社成员谷崎润一郎异能「细雪」的发动征兆。

看过资料的[太宰治]也知道,所以他当机立断地开了枪。

血腥味在空间里蔓延开来。

中原中也嗅了嗅,断定道,“没打中要害。”

他的视线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侦探社成员了,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他和[太宰治]两人一样。

“嗯。”[太宰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放下了枪,感慨道,“像屏幕一样在空间里投影幻象的能力啊……真是暗杀的好料子。”

“这话红叶大姐已经说过了,白痴。”中原中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是吗?”[太宰治]歪了歪头,突然语调上扬,“对了!这次就用‘窗外之雨’吧!”

他没有回头,手却有意无意地碰了碰中也的手,一触即分。

“不用‘耻辱与蟾蜍’吗?”

“随便啦,一起上好了。”[太宰治]语气优哉游哉,“反正不可能输的啦。”

 

——是的,不可能输的。

中原中也闭上了眼。

如果视觉会被欺骗的话,那就放弃掉好了。

——只要有这个人在身边的话,就绝对不可能输掉。

在彻底沉入黑暗之前,他听到某人在背后这样说道:

“唔,蛞蝓可千万不要拖我后腿啊。”

“拖后腿的人到底是谁啊?!”

 

放弃视觉后,另外的感知霎时变得灵敏起来。

有什么在巨大的力的作用下碎成了一堆碎片,然后在空中盘旋起来,卷起风,将他们包围在了其中。

空气中的血腥味变浓了。

但不够,还远远不够。

 

他听见有人将纸张从本子上撕下,听见有没被收好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举起,然后投掷过来——没关系,他们过不来的。有谁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在掌心画下几个符号。他同样点了点对方的手心作为回应。

三,二,一。

风停了。

他猛地蹿了出去,身后传来几声枪响。

侦探社来的人里,威胁最大的是精于体术的国木田和因为异能而拥有怪力的宫泽。芥川只要脑子还没问题就不会搅这摊浑水。中岛敦的异能对[太宰治]不起作用,也下不去手,应该会直接冲着他来。剩下的与谢野就算[太宰治]体术在黑手党中都只能算上中下游也可以轻易对付。就是那个谷崎不知道去哪儿了,要把他找出来有点麻烦。

啧,不能闹出人命……

闪过国木田的攻击,中原中也在提起裙摆、用一个回旋踢将扑上来的中岛敦砸进墙里之后就直冲着宫泽而去。

上次就想说了,这小子战斗能力不错,但是没有经过过正规训练果然还是……

太嫩了!

 

解决一个。

在被击晕的敌人倒下之前顺手摘取了对方的耳麦,戴上之后敌方所有的动向都变得简单明了了。

所以说「细雪」这种敌我不分的异能还是比较适合做一名独行的暗杀者啊。

将气势汹汹攻来的人虎顺手一个过肩摔甩出去,再矮下身子躲过国木田的拳头,然后……

跳!

将国木田的肩膀作为跳板,中原中也稳稳地站在了空中,然后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战场的另一端。

不是,不是……找到了!

在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耳麦被塞到了[太宰治]的手中。

中原中也正面迎击,将反回来的国木田和中岛敦死死缠住。他要拖延时间,好让[太宰治]找到那个答案。

他知道他的搭档不会让他失望的。

“十!顶!”

中原中也后跳一步拉开距离,然后不假思索地抽身而去。

风,又吹起来了。

 

“抓到你了。”

 

雪停下了。一切都清晰起来。

全程没有插手的芥川站在一边,是全场最整洁的人。与谢野的身上有两处受到枪击的痕迹,显然「请君勿死」已经发动过了。而宫泽仍躺在不远处的地上呼呼大睡。比较惨的是中岛敦和国木田独步。其中国木田还好一些,身上脸上不过几处划痕。中岛敦则要狼狈许多,虽说之前没了的耳朵现在已经长了回来,他的头发上还是有着之前留下的血迹,身上的划痕数也比国木田更多,不过也只有他衣服上大大小小的口子还能证明那些伤口曾经存在过,「月下兽」的治愈能力不可谓不强大。两人直到此刻都仍然被围困在夹杂着金属碎片的风暴之中,或者说,正是这些来自于被搅碎了的路标的铁片带来了这场绞肉机一般的龙卷风。

但是原本该站在与谢野面前的[太宰治]却不见了。

中原中也提溜着被擒获了的谷崎润一郎慢悠悠地降落在了道路重要,他的匕首正架在人质的脖颈上。

可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胜利的喜悦,他甚至没有去看周边戒备着的侦探社成员们,只是沉声道,“出来。”

有谁从角落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是[太宰治]。

被作为人质挟持的[太宰治]。

他双手举起做出投降的姿态,即便是被用枪顶着后腰挟持的现在,心态依旧是非常得好,甚至还有心情对中原中也偷偷地挤眉弄眼。

他的身后,是一个无论是中原中也还是侦探社众人都没有任何印象的男人。

男人同样忽略了侦探社众人的存在,他全部的视线,统统落在不远处挟持着谷崎的人身上。

“把项链给我。”他如是说道。

—TBC—

 

 

谷崎润一郎的能力因为是制造幻象,敌我不分,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清现实,所以本段中侦探社方战斗全由站在高处的他来指挥。

然后中原中也偷拿了宫泽的耳麦给了[太宰],[太宰]通过其中的命令推测出了发号施令者的方位,告诉了中原中也。

然后妹控就被抓住啦_(:з」∠)_

 

一开始的血腥味是因为[太宰治]的子弹击中了中岛敦的耳朵,后来则是中也控制的铁片划破了侦探社等人的皮。

血腥味不够浓的意思是流的血量无论是来自于哪里都无法致死或者昏迷。

 

还有风,其实就是中也异能加上铁片制造的小型旋涡机啦。

可攻可守,简直不能再好用了。

 

 

 

 

是的,游乐场事件又双叒叕没有结束。

我也很绝望啊。

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话痨到这个程度,本来计划一章搞定的事件拖着拖着就变成了一二三四五,五章啊喂

而且还没结束。

果然FLAG是不能乱立的。

所以下章应该可以结束这漫长的第五天这事儿我就不说了。

(⊙v⊙)嗯

评论(15)
热度(142)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