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9]

武装侦探社内。

“是黑手党的那个帽子君。”

江户川乱步推了推眼镜,宣布道。他转头看向翘着椅子坐在电脑前的太宰治,翠绿的眼睛在镜片后散发着幽幽的光,“你应该在一开始就知道了吧?”

“没有哦,”太宰治蹬着腿让转椅完美地旋转了三百六十度,语气轻快,“虽然有想到这个可能性,但是能够做到那种程度的人并不是只有中也一个啦。”他的手在嘴边作出喇叭状,隔空冲着竖在江户川乱步面前的对讲机喊道,“敦,甩开芥川了吗?”

敦的声音在侦探社众人共享的这个频道里响了起来,他听上去有些喘,大约刚刚经历的一场长跑,“应该甩,甩掉了……哇!”

“小子你那边怎么了?!”感谢[太宰治]的手下留情,国木田麻麻仍然拥有着他的对讲机。

没有回答,对讲机那头传来嘈杂的声响,隐隐约约能听到这样的对话——

“……芥川你把我放下来!”

“别动,人虎。要不是中原先生说了不能闹大,你觉得你能活到现在?”

“哈?你每回都那么说,结果我还不是一直活着嘛!”

“给在下闭嘴!”

太宰治津津有味地听着戏,眼看着两人真的要不顾一切打起来才悠悠地开了口,“芥川?好巧啊。”

所有的声音都一瞬间消失了,然后就听见芥川恭恭敬敬道,“太宰先生。”

“小矮子让你来的?”

“是的。中原先生说这里有人闹事,让我来看看。”芥川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这里毕竟是港口黑手党的地盘。”

“这样啊……”太宰治又转了一圈,突然提议道,“既然这样,芥川就和敦一道好了!”

“太宰先生!”

嗯,默契挺不错的嘛。

太宰治在心中暗暗点了头,开始忽悠自己的两个后辈,“芥川你看啊,我们侦探社现在也是要把那个闹事的人抓出来,不过呢,所有炸弹都被另一拨人全部拆除了,线索全断了我们也很无奈啊。现在你们两个不正好一起把这事儿解决了嘛?”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啦,芥川我相信你,只要你和敦搭档,任务一定会完美解决的。”

“我……”

“敦你也不要闹啦,反正现在也陷入僵局了,就试试看呗?”

“……”

“那么就那么愉快地定啦~”太宰治轻拍一下手,快乐地像只小小鸟——至少看起来如此,“对了,友情提示一下,中也现在也在那边呢,要小心他身边的那个人哦。”

“哎?是昨天遇到的那个……”中岛敦打了个寒颤。

而他身边,正用罗生门提着中岛敦的芥川则有些困惑,“中原先生身边?”

“是的哦,芥川难道没有见过吗?”太宰治维持着笑容,睁开的眼中却有着仿佛要把世间所有光亮都掩盖过去的黑暗,“不过你熟的啦,所以就算没见过也没关系的哟。”

“毕竟,那可是,过、去、的、我呢。”

“GOOD LUCK~”

 

“过去的太宰先生?”芥川放下已经挂断了的对讲机,一脚踩上被罗生门甩到一边的中岛敦,“喂,人虎,这是什么意思?”

中岛敦当场就想炸毛,却又念着太宰治的嘱咐生生忍下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解释道,“昨天傍晚的时候遇到的,穿着黑风衣的和太宰先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太宰先生后来说那是十六七岁的他。”说完,又思及太宰治刚刚的话,中岛敦下意识追问了一句,“你见过十六七岁的太宰先生?”

出乎意料的,芥川摇了摇头,放下了腿,“没有。我被捡回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十八岁、当上干部了,但是应该差不了太多吧。”

中岛敦“哦”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

“那么我们走吧,”他说,“你有什么主意吗……”

他的话没能说完。

芥川莫名其妙地看着中岛敦突然瞪大了眼,浑身颤抖。他自然是无法理解的,直到他回过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举着枪的身影,那个曾经频频造访于他的噩梦的恶魔。

恶魔笑着张开嘴,吐出甜美的话语。

“HELLO,又见面啦,小老虎~”

 

“HELLO,又见面啦,小老虎~”

[太宰治]一步一步朝两人走来,步伐优雅而又从容,手稳稳地高举着。

然后,他的枪口抵上了中岛敦的脑袋。

他好像直到这时才注意到了芥川——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于是便挂着假惺惺的笑容寒暄道,“哟,芥川,你也在这儿呢。”

芥川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低下头,握紧了手中的对讲机。

不过[太宰治]的视线也没在芥川身上停留太久,毕竟中岛敦才是他的重点。

想到中也还在不远处的咖啡馆里等着,他舔了舔嘴唇,决定速战速决。

但是……

“……您不能杀他。”

“哦?有什么缘由吗?”[太宰治]停下了即将扣动扳机的手,饶有兴致地再次看向芥川。芥川腿一软,心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惧意翻腾着,差点让他在[太宰治]强大的气场下直接跪倒在地——但他不能跪,于是他只是强撑着挺直腰板,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他是您现在的弟子,是‘新双黑’的一员……是我的搭档。”

“哦,搭档。”[太宰治]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下巴,“能够全身心信任,甚至把性命都交予对方的人……对吧?”

“是,是的。”

[太宰治]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那若是我执意要杀他呢?你要阻止我吗,芥川?”

芥川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对不起。”

“我以为你们关系很差。”[太宰治]看了看芥川,又看了看被他用枪指着的中岛敦,“没想到那个我调教人还是很有一手的嘛。”

中岛敦没有说话。

芥川龙之介也没有说话。

答话的是另一个人。

“谢谢夸奖。”属于太宰治的声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响了起来,语调欢快。

[太宰治]看向芥川龙之介。

芥川抿了抿嘴,摊开手,手心是一个对讲机。

 “上一次你也想杀了敦,”对讲机依旧在运转着,“为什么?”

[太宰治]取过芥川手中的对讲机,手指悠闲地不断扳动着保险栓,“你猜?”

“……”

“真的要装傻吗?明明你心里很明白地知道着的吧。我,或者说过去的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还想否认吗?”[太宰治]突然话锋一转,冲着中岛敦歪了歪头,“你呢?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

“这么说吧,”[太宰治]将手中的对讲机冲着中岛敦抛去,看着他手毛脚乱地接住,笑了笑,“第一次想杀你呢,是因为你打扰了我的自杀——被除了chuya以外的人救起来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不过既然被打扰了那么也就算了吧。但这一次呢,我却是有了不得不要杀你的理由了呢……”

“你说呢,新、双、黑?”

一片寂静。

而后,太宰治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现在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正处在停战期间。”

“啊,我知道。”

“那么你确认还要对敦动手吗?”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你就不怕中也中也生气吗?”

他们都知道,他口中的“生气”绝非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日常打闹中的那些玩笑。

但[太宰治]依旧不为所动。

“生气?”他再一次打开了保险栓,用有些嘲弄的语气如此叹息道,“太宰治呀太宰治,你真的离开太久了。”

 

“你真的觉得chuya,会因为这点小事和我生气吗?”

 

他回过了头。

穿着华美礼服的人儿,不知何时起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那儿,安静地注视着这一出闹剧的上演。

“呐,你会和我生气吗,chuya?”

 

 —TBC—

 

 

 

 

 

 

 

太宰治其实知道监控里的人很有可能是中也的。

只是他只是不确定是,

也不希望是。

所以他没有说。

大事上他当然拎得清,但这种小事上……嘛,他也不是神啊。

 

 

被[太宰治]或者太宰治放到中也面前的选择题,当然不是要他在中岛敦和[太宰治]之间选其一。

试想一下,中岛敦如果真的被[太宰治]杀了,之后会引发多大的麻烦。中原中也显然不会把[太宰治]交出去,那么很有可能这条人命就会被算到他的头上,他会成为侦探社的头号敌人,港黑和武侦之间的联盟必然也会破灭,会给港黑带来一系列损失,往好了看,中也的干部地位可能受到动摇,往坏了看,他失去干部地位,直接被处理掉也是有可能的——当然这是我言重了,中也的价值不至于让他沦落到这种地步。

总之这个问题几乎就是把港黑的利益和[太宰治]放在天平的两端让中也选。

这里其实照应着后面[太宰治]问中原中也的一个问题,但那是后面的剧情了所以暂且不提。 

 

 

 

好吧,这一章依旧没有把这个事件解决掉……我是不是太水了一点啊。

果然FLAG不能乱立,只能下章再加油了。

其实下章也不一定解决的了来着。

以上。

评论(7)
热度(154)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