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6]

“你是谁?”

“哎~~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出来吗?”穿着黑西装的少年食指轻点自己的唇,笑得天真烂漫,“拜托,你又不是愚蠢的小矮人。而且在我面前,装疯卖傻可是没、有、用的哦,太宰先生。”

太宰治依旧是微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他没有答话,握着刚刚从国木田那里顺手牵羊来的手枪的手却稳稳当当地举了起来,保险栓已经卸下,食指也已经搭在了扳机上,而枪口,正对着河对岸那人的脑袋。

但对方却显然丝毫不畏惧。

“要开枪吗?真的要开枪吗?那赶紧开吧,满足我那么多年以来的夙愿吧。”他张开双臂,一副要拥抱天空的模样,却又睁开了眼,嘲讽道,“得了吧,我知道你不会开枪的。你不知道开枪会有什么后果,你怎么会开枪呢?”

太宰治仍然不吭声。

“不过呢,开枪也不错,说不好我们就一起死了啊,这难道不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心愿吗?所以赶紧开枪吧。不然……”

“不然怎样?”

“不然,你大概就……”

同他后半句话一起响起的,是一声枪响,和一句熟悉的怒吼。

“你大概就,再也没机会开枪了。”

“砰”

“太、宰、治!!!”

千钧一发之际,一块突然出现在弹道上的铁板挡下了致命的子弹。

[太宰治]回过头,露出了比刚刚灿烂百倍也真诚百倍的笑容。

他孩子气地朝正开门下车的重力操纵使挥了挥手,又生怕对方听不见似得把手搭在嘴边作出喇叭状,“chuya你太~慢~啦~”

 

“你心情很好?”打开门就看见某人一脸傻笑的模样,闹得本就心情不好的中原中也更是来气,于是拉下一张脸,没好气地扔下一句就朝外头走。

对此,[太宰治]却难得没有顶嘴,反而在与中原中也擦肩时,一个转身便像块牛皮糖似得黏了上去。

“chuya~不要那么冷淡嘛。”

“……”

中原中也不说话,顶着个大型挂件开始穿鞋。

“chuya不要穿那个,这双好看。”[太宰治]难得献一回殷情,主动从中原中也身上爬下来不说,还抢了他手上那双黑皮鞋,取了一双牛皮靴蹲下身亲自服侍小少爷穿鞋。

穿完一只脚,中原中也的脸色也缓和了稍许,便伸腿踹了踹面前单膝跪着的人儿,问道,“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太宰治]没说话,只是在中原中也穿完鞋站起来后又立马如胶似漆地趴在了他背后,凑上去轻咬了一下那白玉似得耳垂。

“我好开心呀,chuya~”他说,“想到chuya昨天面对22岁的我的样子,我就超级开心啊~”

中原中也忍不住翻个白眼,“看你这德性!”

 

“chuya你太~慢~啦~”

“慢你妈逼。”中原中也等不及走过来就先气得对他比了个中指,“你就不能安安分分在水里泡着么,我再晚来一会儿你就只能跑尸了知不知道?!”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吗?好想试试呢~”

“闭嘴吧你!”

一把摁下[太宰治]不安分的脑袋,中原中也板起脸,目光依次扫过脚边的中岛敦、河对岸的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中岛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莫名觉得傍晚的风似乎又凉了几分。

他冲三人中明显管事的国木田独步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便去拽身边的[太宰治],“走了。”

[太宰治]虽说一脸不情愿,却还是乖乖被拽着走,临走还不忘把之前被击飞了的枪拿上,只嘴里还要不断委屈地嚷嚷,“chuya好凶。”

“我还没和你计较又偷拿我的枪的事儿呢!”

“chuya~刚刚那人拿橡皮子弹打我,好痛!”

“……打哪儿了?”

“手上!你看看,都红了!”

“回去给你上药。”

“chuya果然最好了~”

……

中岛敦愣愣地目送那两人上了车,消失在天际。这才回过神来,又正对上河对岸太宰治晦暗不明的神情。

突然,脑袋里的某根弦便搭上了。

“好像啊……”

何止像,太宰先生现在的目光同刚才中原先生看过来的,简直一模一样。

 

[太宰治]今天心情真的很好。

中原中也支着脑袋坐在长椅的一端,看着不远处蹦蹦跳跳跟个孩子似的去买冰激凌的[太宰治],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昨日买的一条小裙子成功地帮他换了今天一天的假期,到给了某人拉自己出来玩得借口。今天接下来如何不说,至少现在一路看来[太宰治]真是有够兴奋的,一路上“自杀”二字都不知提了多少次了。

“chuya~”

[太宰治]一路青蛙跳过去,再青蛙跳回来,手上的冰激凌却一点都没歪。他把其中一个递过来,中原中也一看就皱眉,再看另一个,好嘛,两个都是巧克力味的,全是[太宰治]的心头好,一点都没顾及自己。

中原中也翻个白眼,扭过头。

[太宰治]又把手上的蛋筒向前凑了凑,“chuya~尝尝嘛~”

中原中也皱眉,往后缩了缩,“别闹。”

可[太宰治]仍不肯善罢甘休,他一手拿两个蛋筒,自己啃了一大口后,用那只空出来的手掰过中中原中也的脸,然后就直接吻了上来。

中原中也呆住了。

不过呆也就呆那一瞬,中原中也在[太宰治]舌头撬开自己齿门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伸手揽过面前人的脖颈微微下压,舌更是正面展开进攻。两人谁都不愿简简单单就将主动权拱手让人,于是霎时间耳边仿若只有水声在响。

片刻后,这个黏黏糊糊充满了巧克力味的吻终于结束,中原中也“啧”了一声,抬手就想抹嘴,却被[太宰治]强压下了。

“干嘛?”中原中也没好气地问道。

[太宰治]也不闹,松了中原中也的手,转而取了一张纸巾替他细细抹嘴,“这样可以一点都不淑女呀,chuya。”

中原中也“呿”了一声,没反驳。

“走吧,”[太宰治]将一个蛋筒塞进中原中也的手里,拽着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兴致勃勃地指向不远处的摩天轮,“接下来去玩那个吧?”

“不要。”

“chuya别这样啦,难得打扮得那么可爱,心情也变得可爱一点嘛。”[太宰治]笑眯眯地帮中原中也理了理耳边的发丝,闪身躲过一拳,“不是都答应了我要当一天情侣的吗?情侣就该有情侣的样子呀。”

“而且,chuya的衣服,也的确不适合去玩那些别的东西嘛。”

黑发的少年面对这眼前的盛景如此说道。

 

中原中也,22岁,日常是穿着最常穿的黑西装三件套行走在港口黑手党总部。

现在,却穿着一件洛丽塔裙,站在游乐场内强颜欢笑。

“你妹啊!”

 

 

 

 

—TBC—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我这篇文,但不管怎样,感谢大家赏光。本文十月一日开写的,现在六号,共六章,本来是打算长假八天一次性写完的,结果没想到越写越长,估摸着至少还有四五章要写,但是介于长假作业还有大半没碰,明日起日更估计是不能保证了,假期过后更是大概只有周更了。对此我只能保证这篇文最晚也一定会在十一月中旬完结,毕竟再往后拖我也没胆子了。不管大家之后还会不会往下看,还是感谢大家陪我到现在。

谢谢。

 

 

评论(20)
热度(181)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