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5]

午饭如[太宰治]所愿,定在了银座顶尖的一家海鲜店。

不需要付款的[太宰治]左手一蟹钳子,右手一蟹腿,不远处还摆着一份蟹粥,吃得那叫个满嘴流油。中原中也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便只草草吃了些,其余的时间便都在刷他的手机——哦,当中还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精美的袋子,[太宰治]看一眼上面的logo就知道里面是什么,“给爱丽丝的小洋装?”

中原中也点点头,“嗯。”

不同于太宰治这个招人厌的熊孩子,中原中也自幼就得森鸥外和尾崎红叶的心,连带着爱丽丝也格外黏他,毕竟他不像太宰治,不会故意弄脏弄坏爱丽丝漂亮的小洋裙,不会故意画恐怖的画去吓唬爱丽丝——当然那种画他也画不出来,更不会抢爱丽丝的甜食点心。

在爱丽丝面前得脸等同于在森鸥外面前得脸,不过好处多多,坏处也不少,例如……

[太宰治]笑弯了眼,“爱丽丝现在还拽着你和她一起穿裙子?”

说起这事儿的,若是红叶大姐,中原中也无奈笑笑也就过去了;若是立原道造那帮小兔崽子,中原中也笑闹一通也就罢了;但若是[太宰治]……

中原中也一个杯子就砸了过去。

“妈的死青花鱼,你果然活腻了吧。”

“哎哎哎哎,chuya你有话好好说……有什么也得等我把这饭吃完了再说啊!!!”

[太宰治]快把蟹当命的样子显然逗乐了中原中也,他笑骂了一句“看你那穷酸样儿”,伸手取过本来属于[太宰治]的那个杯子,满上茶水开始一点点抿。

他到是想喝酒,但一来这儿没酒,二来就是有他也不会喝,毕竟下午还有任务。

他对面,[太宰治]啃着蟹腿,脑子里却转个不停。

chuya现在都还在陪着爱丽丝玩换装游戏,那么应当就是从十岁开始就没断过了,然而他自十四岁那年就再没见过女装的chuya,看来森先生瞒他的确瞒得够紧。

真遗憾啊,那么多年……

不过,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

[太宰治]的目光在中原中也手上的茶杯上流转片刻,突然开了口,“对了,chuya。”

 “嗯?”中原中也施舍过来一个眼神。

“之前就想问了,酒柜最上层的那瓶酒去哪儿了?”

“……那瓶啊,喝掉了。”中原中也翻看手机的动作没有丝毫凝滞,依旧云淡风轻,仿佛喝掉的不过是一瓶普普通通的柏图斯。[太宰治]开口便想嚷,嘴边的话却被中原中也下一句轻轻巧巧地堵了回来。

“在你叛逃那天晚上,喝掉了。”

 

下午的任务比起上午的略略有些难,但成功对于火力全开的双黑面前却不过唾手可得的事——这话似乎不大准确,火力全开的只有[太宰治]一人而已,他就像心里憋着火似得,把敌人折磨地苦不堪言不说,一整个下午脸色都阴沉得可怕,直到任务结束才勉强缓和了脸色。[太宰治]在中原中也身边就是个停不下来的炮仗,如此安静,到让中原中也新奇地多看了几眼。

至于中原中也,他一个下午的好心情就如同[太宰治]的坏心情一样莫名其妙,至于具体好到什么地步……

[太宰治]:“任务终于结束了,之后就是固定步骤了!”

中原中也:“哈?”

[太宰治]:“那条河看起来一般般,但也凑活吧。chuya记得来捞我啊~”

中原中也:“等等混蛋这里才刚刚进了横滨市范围啊!”

回应他的,只有“扑通”。

你知道吗?就算这样,中原中也居然还是笑着的,笑!着!的!

而在夕阳之下,一路漂流的[太宰治],却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捞起了。

 

中岛敦很愁,非常愁。

原因很简单,太宰先生今天又双叒叕入水了。

一般而言,这种事中岛敦是掺和不上的,负责这方面的一般而言是太宰先生的现任搭档国木田先生,但偏偏,今天国木田先生有了急事,便让中岛敦先把不知道具体位置的太宰先生捞上来,他随后就到。

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另中岛敦犯愁的是另一件事。

他捞错人了。

说捞错了似乎又不大对,毕竟捞上来的人长着一张和太宰先生一模一样的脸,虽然更加稚嫩;和太宰先生一样缠着绷带,虽然缠得比太宰先生更加严严实实,连一只眼睛都绑上了;和太宰先生一样热爱自杀,虽然……

我去,世界上居然还存在着第二个和太宰先生一样热爱自杀的人吗?!

……可惜不是女的,不然太宰先生的殉情对象就有人了。

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

“所以,你真的不是太宰先生?”中岛敦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

被他捞上来的人笑了,“你觉得我是?”他拽了拽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衣服,问道,“你口中那人,不会也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吧?”

“这倒没有。”中岛敦迟疑了,太宰先生向来喜欢浅色调的衣服,一年四季穿的都是那件沙色的风衣,自己到的确没见过他穿黑西装,“但是……”

“我说你,真的好烦啊。”那人拍了拍裤子,站起身来,中岛敦还没来得及跟着站起来,就感觉到有什么顶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是枪。

“被不该出现的人打扰了入水真是太讨厌了,不过还是谢谢你陪我打发这段时间啦,不过人生多别离,差不多该说再见了呢。”

用枪指着他的少年笑吟吟地说道,睁开的眼中却是冰霜一片。

“那么,再~见~啦~”

“住手!”

再睁开眼时,少年手里的枪已经被击飞出去,就冲刚刚听到的那声,中岛敦估计那手即便是有绷带保护,红肿也是逃不掉的了。

当然,他不可能去同情一个刚刚还想要杀死他的人。

隔着一条河的对岸,国木田先生正气喘吁吁地站在那儿,手上拿着一把装着橡胶子弹的枪——本着侦探社不伤人的理念,不到万不得已,国木田先生都是不会用真枪的。而在国木田先生的身后,穿着一身沙色风衣、身上还淌着水的太宰先生正朝这边跑来。

中岛敦身边的少年动了。

他没有去管刚刚受到重击的手,没有去看身边的中岛敦或是开枪的国木田独步。

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个刚刚停下脚步的浅色身影上。

“真高兴见到你,”少年脸上挂着令人恶心的假笑,简单的行了一个礼,“22岁的太宰治先生。初次见面,以后还请……”

“多多指教。”

两人之间,深不见底的河流缓缓地流淌着,不知疲倦地向远处的斜阳奔去。

 

太宰治微笑着低垂下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开口问了一句。

“你是谁?”

 

 

 

—TBC—

评论(7)
热度(156)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