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双黑]少年不识爱恨

 ***警告***

18岁太宰治出没!!!

这是一个关于18岁太宰治穿越到未来遇见22岁中原中也的故事。

为了便于分辨,所以18岁太宰治就用[太宰治]来指代。

大量私设、OOC

我流中也吹

我不管我不管我家小天使就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

结尾NORMAL END

以上。

 

 

 

 [0]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而那些再也说不出口的话,如今却只能对那个是他又不是他的人说了。

 

[1] 

第一天。

一切的最初,发生在那个黄昏,那个人们口中的“逢魔时刻”。

刚刚结束一个大任务的中原中也拖着疲惫的身躯推开了自己的别墅的门,然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他警惕起来,紧绷着肌肉,却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进房门。

门在他的身后关上了。

几乎就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他小腿一个发力便猛地蹿了出去,犹如一只矫健的猎豹。他的左手精准地扼住了入侵者的咽喉,将对方抵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右手握拳朝对方脸上狠狠砸去。

“嘶——”

黑暗中,有谁倒吸了一口冷气。

拳头,在某人的鼻尖前险险地停住了。

灯亮了。

中原中也看清了面前的人。

那是一个黑发的少年,头发自然地卷曲着,一双漂亮的鸢色瞳眸此时有一个被绷带掩埋,而另一个里面则清晰地倒映着小小的自己。他身着黑色的西装马甲和长裤,地上还有一件中原中也十分眼熟的黑色长风衣——在曾经,他甚至都还亲手洗过这件据说是由首领赠送的外套。

是太宰治,又不是太宰治。

中原中也愣住了,下意识地便松了手,后退两步。

“我去,”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喃喃自语道,“骗人的吧。”

靠着墙勉强保持站立的[太宰治]捂着已经被掐出指印的脖子干咳了两声,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开始沙哑着嗓音说话,“小矮子你真是越来越暴力了,连自己的搭档都认不出来了吗。被小矮子掐死这种死法又痛苦又没面子我才不要……”

他抬起了头,于是那源源不断的碎碎念戛然而止。

[太宰治]瞪大眼睛,露出了难得一见的震惊表情,半晌,才终于接上了一句“小矮子你怎么品味突然就一落千丈,不要放弃治疗啊……”

嗯,这一次阻断了他的话的,是中原中也忍不住砸在他腹部的拳头。

 

十分钟后。

[太宰治]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哼哼唧唧,他的身后,中原中也一边给他上药一边把目前的情况一一讲给他听。

“所以说,现在的我二十二岁,十八岁那年因为织田作之助被老头子间接杀死所以叛逃出了黑手党?现在的目标是做个好人?”

“不,你放心,你现在的目标依旧是‘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哦,对了,最近好像改成殉情了。”终于大功告成了的中原中也无视掉[太宰治]“好痛啊chuya”的叫喊,伸手去取医疗箱里的绷带,然后按照惯例帮他从脖子开始一点点缠上。他心里默默计算一下,满意地发现家里的绷带大概刚好够用——他可不想等会儿还要帮死青花鱼跑出去买绷带,就因为要满足他莫名其妙地诡异癖好。

“哎——殉情啊。”[太宰治]把头搁在抱枕上,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兴致勃勃道,“chuya一起吗?”

“不了,谢谢。”中原中也头也不抬,“我没有自杀倾向,也不是美女。”

“也是呢,如果死都和小矮人死在一起的话,就实在是太~糟~糕~啦~”

“……”中原中也翻个白眼,没吱声。

可无论哪个世界的太宰治都并不是能够安静下来的性子,尤其是和中原中也在一起的时候。[太宰治]并不气馁,转而兴致勃勃得提起了另外的话题,“那么chuya呢?不想问问我的情况吗?”

“有什么好问的?”

“chuya不要那么冷淡嘛,就不想问问我现在几岁什么的吗?”没等中原中也发话,[太宰治]就得意洋洋地加了后半句话,“不过就算蛞蝓问了我也不会说的,绝对不会告诉笨蛋蛞蝓的哦~”

“……”中原中也的额头上爆出一个小小的十字,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强压下甩手走人的冲动,沉声道,“你十八岁。”

“当当当,猜错啦,我才刚过了十六岁生日哦~果然我无论几岁都年轻靓丽,不像小矮人,一年比一年老,不仅早衰身高还一点都不涨!”

“你十八岁。”中原中也又笃定地重复了一遍,他的指尖掠过[太宰治]背后的一道看得出刚刚愈合不久的伤疤,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怀念,不过那样的情感很快就被收敛起来——中原中也向来不是会放任自己迷失在某种情绪中的人,特别是在太宰治离开以后,“这个伤口,还是我当初在这里给你包扎的,就在你当上干部前的几天。”

从小就是医务室常客的太宰治,却一直都很讨厌那个充斥着白色和消毒水味的地方,而且这种厌恶随着他年龄的一点点增长而与日俱增,以至于后来作为他搭档的中原中也都已经习惯了时不时在自家get一只躺在地板上散发着血腥味的半死不活的青花鱼——就算偶尔是在沙发上也无所谓,反正中也会先把他踹到地上再不情不愿地重新拽上沙发做伤口的处理,还有在事后被迫进行的绷带包扎。

一般在这之后太宰治还会转头吻上中原中也,将嘴边的肉吃干抹净。

当然,这并不重要。

至少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中原中也将绷带在太宰治的颈边打上结后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开始收拾桌上摊得乱七八糟的医疗用品,没有去管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沉思着的[太宰治]。收拾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随口问了一句,“对了,你之前在我家干嘛呢?”

“啊?”被迫打断了思路的[太宰治]转头看向忙碌着的中原中也,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当然是在喝,酒,啦!话说中也你这四年真是发达了啊,酒柜里那么好的酒都有了,不过从奢入俭难,所以作为一个好搭档我当然要帮你把罪恶之源解决掉啦,这么点小事儿就不用感激我了。”

中原中也僵住了。

他盖上医疗箱的盖子,快步走到自己的酒柜前,打开门,不出意料地发现自己昨天刚刚从拍卖会上买回来的酒不翼而飞了。

“太!宰!治!!!”

“呀呀呀呀呀,小矮人发疯了~~~”

 

 

—TBC—

 

评论(2)
热度(215)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