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乙女向][宰/中]恋爱是会让人变笨的

***警告***

糖分严重超标,极度傻白甜

严重OOC【不过话说回来,谈恋爱本来不就是OOC嘛

以上。

 

 

ver.太宰治

 

08:00 a.m.

“当时那个男人抬手对我就是砰砰两枪……”

你推开咖啡馆的门,耳边传来的便是某自杀爱好者熟悉的嗓音。那人正坐在桌上,喋喋不休地向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们夸耀着他的丰功伟绩,顺带散发他多到侧漏的荷尔蒙。而你只是目不斜视地从他们的身边走过,然后在收银机前站定。

对于身后频频望来的视线,你视若无睹。

“老样子吗?”

“是的,一杯拿铁,麻烦了。”

 

10:00 a.m.

今天的太宰先生,一如既往地迟到了。

当然,这并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这应该是由太宰先生的搭档国木田先生操心的事。作为一名小小的侦探社财务人员,你所要做的不过是在太宰先生的档案上记上一笔,并且在月末的时候又双叒叕一次地扣光他全部的奖金。

不过太宰先生显然不乐意那么放过你。

他在顶着国木田先生“你给我好好写报告”的怒吼、在电脑桌前静坐了半个小时之后转着转椅滑到了你的身边,用那双漂亮的眼睛blingbling地卖着萌,“小姐~昨天的报告你帮我写嘛~”

你很冷静,非常冷静地继续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先生,自己的事情请自己做。”

“可是我不会写报告啊,小姐你就帮帮忙嘛~”他被拒绝了也丝毫不气馁,反而更加兴致勃勃了,“我把事情口述给小姐听怎么样?昨天……”

“先生,”你叹了口气,保存好电脑上的文件,“我很忙,没有时间帮你写报告。”这是实话,昨天太宰治完成的任务是真的很大,直接导致你的工作量也直线攀升,何况你下班还约了直美她们一起逛街,自然得抓紧抓紧再抓紧。

“而且……”

“而且什么?”

“太宰治你不要打扰别人工作!!!”

“……国木田先生快憋不住了。”

你捂着耳朵目送某人被国木田先生拽着领子生生从你桌边拉走,慢慢补上了后半句话。

 

12:30 a.m.

整个午餐过程都很安静,意外的安静。

你向来有着食不言的好习惯,又喜欢猫在侦探社角落的小房间里用餐,若只是这样倒不足为奇。但不知何时起太宰先生就特别热衷于中午抱着午饭跟在你身边,口口声声说着要看你下饭,显而易见,他那张巧言善辩的嘴并不是食物就可以堵得住的。

不过今天,他却意外地在整个用餐过程一声不吭,只鼓着腮帮子趴在桌上百无聊赖地戳着盒子里的白米饭,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什么,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用餐完毕,你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开始着手打包面前的空碗。

他也放下了今日中午还没派上过用处的筷子,不顾面前满满当当的便当,拉长了语调唤你,“小姐~”

你叹了口气,“什么事?”

他兴致勃勃地直起身子,“小姐知道吗?有一位著名作家曾经说过赞美使人类进步。”

“哦?”你挑了挑眉,“哪位作家?”

太宰治脱口而出,“津岛修治!”

你算是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开了怀,“别闹了,太宰先生!”你当然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却偏偏不想让他那么简单地如愿,于是你只是把便当盒放在一边,冲他笑了笑,“我想睡觉了,太宰先生可以帮我守一下门吗?”

耳边的喋喋不休戛然而止,你趴在桌上,很快便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你知道,这将会是一个无人打扰的好梦,正如之前的每一天一样。

食物不能堵住他的嘴,但你知道什么可以堵住,这就可以了。

 

14:45 p.m.

“嗨,怎么回事呀?”

茶水间,捧着一杯新打好的咖啡,直美用胳膊肘顶了顶你的后腰,挤眉弄眼道。

你气定神闲地品了一口咖啡,不动声色,“什么怎么回事?”

“是太宰先生啦,太宰先生!”直美朝门口努努嘴,凑到你耳边低语,“今天一早上开始就不安分,照理昨天刚解决了一笔大单子,不应该啊。”

“是吗?我怎么没注意到。”你装作无辜地歪了歪头,“直美你多心了吧。”

“才不会呢,”直美锲而不舍地继续八卦,“而且我看……这不安分,多半和你有关哦~”

你笑了,“拜托,那可是太宰先生,和我能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你没关系了,依我看啊,太宰先生对你……”

“别说了,该工作了。”你打断了直美的话——如此无礼的举动对你而言不可谓不难得,转而点了点她的脑门,“下班后还要去逛街呢,别忘了。”

说完,你脚步轻快地走出了门,只留下直美一人继续站在原地。

直美有些困惑地思索了片刻,突然抬起步子走到你刚才站着的地方,一抬头便控制不住地笑了。

看看她发现了什么?这个位置上,透过瓷砖的反射,不正正好能将某人探头探脑犯傻的模样尽收眼底吗?

 

17:30 p.m.

在键盘上敲打完最后一个字符,你长舒一口气,把整个人陷进软趴趴的椅背里,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想爬起来了。不过即便如此,三分钟后你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把文件保存好,同时发送到它该被发送到的地方。

“小姐很累吗?”

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全社的小天使中岛敦。此刻的他似乎有些紧张,虽然可能天性使然,却不该发生在你们已经作为点头之交相处了几个月的现在,至于真是的原因……你摆弄了一下桌上的镜子,心里有了数。

“还好,有什么事情吗?”你笑着对他点了点头,放柔了语调。

“没,没什么!”中岛敦的声线突然拔高,又迅速地降了下来,一起一伏都快赶上游乐园里最刺激的跳楼机了,“就是,那个,太宰先生……”

“兹——”

你发誓,你是真的想要好好听小老虎把话说完的,但无奈,突如其来的手机振动声打断了他的话,也戳破了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你拿过手机看了看,是直美发来的,催你赶紧理东西去逛街的短信。你抬头,正看见不远处直美双手合十一脸抱歉的样子,她大约是不想打扰你们的,却万万没想到向来手机静音的你这次却调了短信的振动提醒。

“对不起,你看,我和直美还有晶子约好了要逛街的。”你把手机上的短信展示给中岛敦,一脸抱歉——至于有多少是装的你心里自己有数,“有什么话下次再说好吗?”

“是,是的……”

你站起身,把要带回去的东西一一装进包内,并没有在意依旧矗立在边上不知如何是好的中岛敦。你拉上了包的拉链,却没有立刻地拎包走人,而是站在原地想了想,再一次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沓便利贴和一只黑色水笔。刷刷刷写上几句后,水笔被你放回了桌上的笔筒,便利贴却被攥在了手里,你没有放下它,也似乎并不打算把它放进包里。

你只是在拎着包与站在门口的太宰治擦肩而过的时候,啪地一声将最上面那张贴在了他的脑门上。

你来到楼梯口,遇到了已经等候多时的直美与晶子。

“你写了什么啊?”她们问。

你将食指轻轻压在嘴唇上,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俏皮地眨了眨眼,“秘密。”

“切——”

你回过头,看见依旧站在原地的连侦探社王牌江户川先生都看不透的太宰治攥着那张小小的便利贴,笑得宛若一个智障。

 

——太宰治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Ver.中原中也

 

他们说,人虎的70亿不过瓮中捉鳖。他们说,摧毁武装侦探社轻而易举。他们说,黑暗的花无法再阳光下盛放。他们说,红叶大姐为泉镜花的叛逃伤透了心。他们说,首领和武装侦探社的社长有着深仇大恨。他们说,双黑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他们说,芥川先生得到太宰先生的表扬的愿望只是妄想……

现在,他们说,他喜欢你。

你说,你不信。

 

你知道,他们口中的他,是那个名为“中原中也”的男人——事实上,你更乐意称之为少年。尽管他是港口黑手党的王牌、最强体术师、史上第二年轻的干部,但在你眼里,他永远都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至于原因,你不愿说。

很多人都明示暗示过“他喜欢你”这件事。你的小姐妹在每一次你由于各种原因不得不与他接触时都在暗地里对你挤眉弄眼,你的上司对于把你出借给他打杂这件事情乐此不疲,他尊敬的红叶大姐曾把你叫去喝茶,说着“中也以后就拜托你了”这样的话,首领家的爱丽丝更是直接称呼你为“中也哥哥喜欢的小姐姐”……就连太宰先生,他那个已经叛逃的搭档兼死敌,都在某日于街上偶遇你时兴致勃勃地问你“你就是蛞蝓喜欢的女孩子吧?”还同你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千万不要随随便便相信男人的花言巧语、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女孩子要矜持这样的本应属于妇女之友的发言的话,让你简直不知如何作答是好,总不能真的反问一句“先生您是在说您自己吗?”吧?

不过尽管如此,你仍不信他们口中的“他喜欢你”这句话。

且不论他那么优秀,见过的各色美女数不胜数,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即便你真的仍天真地愿意相信灰姑娘的童话,你也不认为他真的有喜欢你。毕竟他对你的态度根本就与他人无异,既不会在你扣响办公室们的时候把训斥别人的事情先放一边,也不会在训练场偶遇时对你细心指导,更不要提鲜花、美酒、巧克力了。除去你平均一周两次地被分配到他手下帮忙,你们只会偶尔地在走廊遇见,你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句“中也先生好”,他点点头,然后面无表情地擦肩而过。有时候你甚至都会怀疑对方是不是早已因为自己过于频繁地出场而对自己感到了厌烦,毕竟在别人口中,他总是平易近人的,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干部的样子,他会和立原先生一起去喝酒,会偷偷带Q出去玩,会帮芥川先生买药,却从来不会对你展露笑颜。你只能在偶然间看见他对别人绽放的笑脸,因为在你面前他无一例外永远都是板着脸。就算你只是开口和他打了一个招呼,他也可能因此迅速地沉下脸色,变得面无表情。

就像现在。

 

你喘着气依靠在柱子上,脚边两把子弹耗尽了的枪摔在被擦得锃亮地大理石地板上。而你的背后他正笔直地站着等待你休整完毕。你们目前正着手处理的任务并不是什么大麻烦,甚至可以说他一个人也能够很好的完成,可是你的能力却偏偏撞在了枪口上。没有你,任务可以完成得很好,而你存在,却可以把任务做到完美。而这,就是你存在在这里的最大原因。

在此之前,你从来都没有跟着他一起出过任务。尽管你不是完全地文职人员,也独自一人或者跟随大部队或多或少地定期上战场,但你在他手下干过的与战场有最紧密关系的事却只是在他的一个电话下赶到现场处理后续情况。

“没问题吧?”

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猜他现在一定紧皱着眉头,不耐烦地用脚跟不断敲打大理石地面,他一定在想你怎么那么废柴,然后拽着头发不停地后悔怎么就把你带了出来。你被你自己的幻想逗乐了,无声地勾了勾嘴角,而后你晃晃脑袋,强打起精神,捡起枪,重新装上子弹,视线不经意地掠过地面。

擦得真亮啊。你想,思绪一个不小心就撇了开去,然后便再也收不住了,就如同你现在的嘴角,翘起后也再也无法放下了那样。

耽搁的时间太久,他又一次开始催促。

“好了吗?”

你回过神,转头朝他走去。

“好了。”你回答。

 

当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你已经身处医务室中了。

你盯着天花板看了半晌,目光又转了转,确认了目前你所位于的并非符合你身份的普通病房,而是最高档的干部专用的VIP病房。小题大做,你心想,不过是异能消耗过度导致的体力不支晕厥,哪里用得着那么兴师动众。然而微笑却不知不觉攀上了你的脸庞。

你小心翼翼坐起身,没有发出一星半点的声响,不出意料地在边上的沙发上发现了蜷缩在哪里睡得香甜的他。你来到沙发边,叫醒他这样的事自然不应该由你来干,你只是将原本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被移到了他的身上,而后便脚步轻盈地离开了。

关上门后没走多远,你便被拦下,被半强制地带到了红叶大姐的面前。

“现在相信了吗?他喜欢你这件事。”红叶大姐示意你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笑语盈盈道。

她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毕竟她理解你,也明白自己带大的孩子在这方面到底有多么的——怂。

但令她意外的是,这一次,你点了头。

“我信。”

红叶大姐反复打量了你几遍,确认你没有口是心非,笑了,“看来这次任务有特别收获啊。”

你不愿多讲,于是便只是含糊其辞,“大概吧。”

你知道红叶大姐不会追究,就像你知道你走时一定会在外头的走廊遇见某个人一样。

正如你所料,之后的时间里红叶大姐都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只是单纯地与你一道用了下午茶,在你告辞离开时也没有多做挽留。

正如你所料,当你推门而出,一抹熟悉的颜色在转角处掠过。

你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笔直地走到楼梯间,然后依靠在关上的门上,吃吃笑出了声。

如果不是这次任务,如果不是那打扫得过于勤快的清洁工人,如果不是那都能折射出人像的地面,从来没有勇气和他对视的你,大约永远也不会发现,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他自以为隐蔽的贪婪地注视着你的背影的目光。

那种目光,和你每每透过玻璃窗注视他的背影的时候,你在倒影里看到的目光,一模一样。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或许在久远的以后,你将会像发现这束目光一样的发现每一次你被叫到他办公室,办公室里要不是只有他一人,要么就还有着正在挨训的人——碰巧的是,那个人总是在前不久刚刚得罪过你;发现你每周固定时间的训练总有他在你隔壁房间奋斗,而且意外的努力;发现他永远板着脸,是因为被哄骗说高冷的男孩比较帅,更是因为害怕在你面前失态——他甚至不敢和你对视,就像你之前一样……

不过在那之前,你还是得等。

等他某一天终于能够鼓足勇气站到你面前,或者等你某一天终于敢伸出手拽住他的衣角。

 

他说,我喜欢你。

你说,我也是。

 

评论(8)
热度(135)
© 悠闲逍遥 | Powered by LOFTER